欢迎您来到贵州作家网:www.gzzjw.cn
分站: 贵阳作家网   遵义作家网   六盘水作家网   铜仁作家网   毕节作家网   安顺作家网   黔东南作家网   黔南作家网   黔西南作家网   贵安新区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 专题策划 >> 访谈 >> 正文

谢丁vs温燕霞:燃烧的文学之火
信息来源:本站发布    作者:《未来作家》2019年第1期    阅读次数:6193    发布时间:2020-03-08

谢丁:您好,温老师!您作为从赣南走出去的作家,对赣南这片土地有什么特殊的感情?

温燕霞 : 我是正宗的赣南客家人,祖辈自乾隆年间从福建上杭迁入石城,再迁到信丰,最后落户安远,这种迁移轨迹是赣南客家人中典型的“后客”。温氏祖先在赣南繁衍生息了几百年,赣南红土中的所有成分、赣南山水中的草木芬芳都沉淀在我的血液里,赣南是我创作时舀取灵感之水的深井。前两年,台湾诚品书屋在展架上介绍我的小说《半天云》时,称我为“南派乡土小说作家”。纵观整个文学史,故乡是许多作家一生创作不竭的源泉和心心念念的母题。比较典型的如莫言,他的许多故事都发生在故乡高密。美国著名作家福克纳则像一个辛勤的老农,不断地在自己“邮票般大小的故乡本土”上用文字挖沟开渠,写出了著名“约克纳帕塔法世系”小说。尽管我在创作上只能望上述两位大家的“尘”,但他们在作品中表露出的浓烈乡土意识依然深深打动并引领了我,而且在创作中我也是这样做的——我出版的 13 部作品中,描写赣南的有《围屋里的女人》《红翻天》《我的 1968》《客家我家》《我的客家》《半天云》《乡俗画》,占了一半多。今后,我将在创作中继续在赣南乡土的精神家园中进行不懈的探索。

谢丁:您有一部长篇小说叫《磷火》,能不能简要说说这个书名的含义?

温燕霞 :《磷火》写的是一群中国远征军中的小人物,美国照相兵的英文翻译、运输队里的兽医、战地医疗点的护士、滇缅公路上冒死穿行的南洋机工,他们的人生平凡得如同被洪水裹挟的一颗颗鹅卵石,在时代的浪潮中翻滚、逐流,最终被战火吞噬。他们个体生命熄灭时的磷火微不足道,可当他们以群像的方式出现时,零星的磷火仿佛万千萤火虫飞进了纱囊,发出的光芒足以洞穿七十年厚厚的时光尘埃,那一瞬,我看见了他们一颗颗火热的爱国之心。那些心脏是如此的年轻与强劲,他们在民族危亡之际迸发出的热血光耀千秋,同时也使我的灵魂为之震颤和痛楚。

谢丁 : 在写作这部长篇小说的时候会不会遇到一些困难?

温燕霞:为了写这部小说,作为历史系的毕业生,我一头扎进了书堆中,希冀在文字的迷宫中巧遇几位远征军战士。然而,他们是那样的羞怯和内敛,读了许多有关远征军的史料,我看见的大多是对于战役、战将的记载,对于普通士兵的记录少之又少,于是想起“一将功成万骨枯”这句话。当历史的潮流滚滚向前之后,作为“炮灰”和枯骨的普通士兵,有几人能够青史留名?但他们为着抗击日寇这一个共同目标,来到了缅北幽暗的丛林。他们英勇抗敌,献出了自己的所有。所幸的是近年有些远征军老兵写了回忆录,让我从他们的絮语中得以一窥那些普通士兵当时的生存状况与心境。遗憾的是,要找到我想写的那几位主人公的史料却比登天还难,翻遍书籍,也多次寻求度娘帮忙。可是对英文翻译和运输队兽医官的记录还是几乎为零,有关远征军女护士的记录也难觅踪迹,南洋机工的史料多些。没奈何,我只好发挥作家无中生有的想象力,在大背景中嵌入钱释伽、马见喜、吴绛仙、欧阳明夏这些我笔下诞生的人物。

谢丁:原来您毕业于历史系,这对您走上文学道路有没有什么帮助?或者说您是怎么走上文学道路的呢?

温燕霞:我毕业于江西师范大学历史系。如果说文学是花朵,我觉得历史就是土壤。朝代的更迭与兴亡盛衰、恒河沙数的人物和他们的爱情、阴谋、权霸,经过时间的沉淀,变成了可以根植想象的腐殖质。大学时对历史的学习,让我从貌似枯燥的史实中看到了文学的丰饶意象,也为我后来的写作奠定了文史基础,并且培养了我对历史题材和革命历史题材的创作偏好。

谢丁:对于小说和散文这两种文体,您是如何做到两种都驾驭得游刃有余的呢?

温燕霞 : 写作是一门手艺活,对于作家来说,谙熟各种文体是必备的技能之一。在我看来,散文和小说就像白案师傅手中的油条和春卷,都由面粉、水等成分构成,都需要经过油炸,只不过一个有馅一个没馅而已。以前我曾说过,诗歌是我的迷梦,因为它需要无与伦比的激情和不可琢磨的灵感;散文是我的美梦,这种文体很平和、很亲切,任何题材都可以呈现,虽然写好不容易,但写得再平淡,只要有真情实感,也能引起他人的共鸣;小说是我的噩梦,因为写小说,特别是长篇小说,它首先是体力活,要有一个好身体,要经得住耗。因我是业余创作,《磷火》这部书陆陆续续写了三年,有时生了病也不能停笔,否则泄了气就写不下去了;其次写小说还是一个移情的过程,起码在我是如此。每当我写作时,我的情感和心灵便会沉浸在所写的小说当中。比如写《磷火》时,我接触到的全都是描述战争的史料,心境因此变得无比凄凉和苦闷。《磷火》我原本计划写六个故事,但最后只写了四个故事,我怕再写下去自己会得忧郁症。我在微信公众号里发《磷火》的小说时还写了这么一句话:写《磷火》的那些年,我终于理解了写《南京大屠杀》的张纯如的心境……战争就是一场噩梦。所以,我更喜欢写散文。那种表达方式让我自由和轻松。

谢丁:那么,近期您有什么创作计划吗?能否透露一下?

温燕霞 :我现在的工作特别忙,想写的东西也很多,但苦于没时间,所以没办法做计划。即便如此,我还是准备抓紧时间写写中篇小说。

谢丁:最后一个问题,您对我们《未来作家》的读者有什么话要说吗?对于热衷于文学的青少年,您有什么好的建议?

温燕霞 :《未来作家》是培养未来作家的摇篮。希望热爱文学的青少年们养成良好的课外阅读习惯。从某个角度而言,阅读是创作之母。在此祝同学们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已经有 0 条评论
最新评论
合作伙伴:

《沙滩风》   

版权所有:贵州作家网 国家工业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黔ICP备18010760-1号

站长QQ519680416 电话15985051823 维权顾问:李向玉律师(贵州洲联合律师事务所副主任,电话:13628552882

公众号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网站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QQ1群:598539260 QQ2群:84587631

您是本网站第 40991354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