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贵州作家网:www.gzzjw.cn
分站: 贵阳作家网   遵义作家网   六盘水作家网   铜仁作家网   毕节作家网   安顺作家网   黔东南作家网   黔南作家网   黔西南作家网   贵安新区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 原创作品 >> 短篇 >> 正文

一瓶汽水
信息来源:本站发布    作者:任健    阅读次数:3516    发布时间:2020-05-03

我看见他的房门没关,于是我放轻脚步悄无声息地走了进去。我发现他确实就在屋子里,整个房间全靠那扇唯一的窗户来传递阳光,窗户下摆放着一张玫瑰色的小圆桌和两把杏色的靠背椅。他习惯性地坐在了其中的那把椅子上,他好像把所有的阳光都给吸收了,屋子也因此昏暗了许多。

借着这唯一的光芒我得以窥见他的愁容,他的目光一如既往的平淡温和,但从他那紧皱的眉心和嘴唇我能轻松的猜出他在苦恼,他在思索。也因为他的这一状态,我的到来才这样不为人知。

我自如的坐在他身旁的一把椅子上,为里打破这乏味的安静我忍不住先说了话。

“你在苦恼什么呢?”我问到。

“我在思考要写一个故事,一个有趣的故事就可以,至少我自己觉得有趣也可以。可是到目前为止我一点头绪都没有。”说着他把视线移到了小圆桌上,笔芯断裂的铅笔,漏了墨的钢笔,笔帽和笔分离的中性笔,只写了几个字的白纸,也有几张纸上画了让人没法看懂的红色箭头和蓝圈圈着的关键词,有些纸还被揉成了没人愿意再展开的纸团,除此之外还有两本压在这些杂物之上的书,一本是奈保尔的《大河湾》还有一本是普鲁斯特的《追忆似水年华》第七卷《重现的时光》,这的确是两本有趣的书,这大概是他用来激发灵感的宝典又或许只是用它们来压住这飘飞的思绪。

“关于你要写的故事,你有了大致的方向吗?是科幻冒险类故事?还是唯美的爱情故事?又或者是那种引人深思的故事?”

“说实话,我想写一个关于爱情的故事,可是我又不想写那种情意绵绵的故事,我要弄点不一样的,于是我假设了各种情节和人物设定,却总会落入俗套的情节里,最后陷入某个奇怪的圆圈里。现在,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办?”说着他把脸埋在了双手间,我能听见他的呼吸在指间滑动的声响。

“一个爱情的故事的确很传统,毕竟在我的眼里无论是哪部作品,在其中一定会含有爱情这样一个情节,只要有人存在它也就存在。我敢说爱情比亲情和友情那些其他的情感要特别得多,毕竟这是发生在两个素未相识的人之间的化学反应,它的出现短暂而热烈,就像打向夜空的花火。”

他把面庞从双手里解放出来,又把目光投向我。“如你所说,爱情的魅力是人类无法抵挡的,从古至今关于它的描述不占少数,对它的解释更是五花八门,特别是那位哥伦比亚作家笔下的爱情,云谲波诡,义无反顾,忠贞不渝,他所写出的爱情让人很难超越,简直是教科书式的模板。但我想要写一个超出界限的爱情。”

“你是说超出界限?”我困惑地说,我想知道“超出界限”到底是个什么意思。

“对,超出传统爱情故事的界限,一个不一样的爱情故事。”他的眼里闪耀出星辰的光芒,更准确地说是一种智慧和欣喜的光芒。

“超出……界限……超出……界限……”我低语重复着这两个词,每说完一个就轻咬一下嘴唇。之后我们之间多了大概一刻钟的安静,在这沉默里我想起了一个人——一个特别的女性,起初我以为我早就把她封存在了时间的秘密盒子里,此时此刻我又找到了它,小心翼翼地拂去它的灰尘,我又见到了她,于是我的思绪上空多了一层死寂的颜色,然后我痛苦地闭上了眼,眉心紧锁。

“你想听听我的故事吗?”我冷不丁地打破了沉默,“真实的故事,我不敢说这是个爱情故事,但这其中大概也有些爱情的成分吧!即便是现在想起来,我多的也都还是愧疚和悔恨,这段经历我还从未对其他人说过。假如你不嫌我啰嗦麻烦的话,就请接受我的倾诉,毕竟如果我能完整详细地把整件事情说清楚,而你又能给予我一些建议,我或许能得到某种救赎。”我平静地说。

“我愿意做你的倾听者,或许你的故事也能给我写作的灵感。对了!来杯茶怎么样?”说着,他从椅子上兴奋地站起来,又迅速地走进厨房,五分钟后他端来了两杯冒着热气的红茶。我接过茶杯缓缓地放到唇边品了一口,温暖、清香、甘甜又有些淡淡的苦涩。

“你要知道,时间是上个世纪的九十年代,那时候我大学刚毕业,虽说已经是个完完整整的人了,也有了独自生活的责任和义务,但是初到社会时各方面的麻烦也都接踵而至,每天我要思考的问题是今晚在哪里休息?下一顿饭又在哪里?或许,你会问我为什么不向父母或者亲人求助?抱歉,我已经长大,我总不可能一直都依靠他们,我总有一天要长大的,我也不再是个孩子。过去的几十年里我已经受到了他们太多的照顾,即便是我用以后的人生岁月来照顾他们也远远不够。那段时间确实是最痛苦的,起初我还想凭着自己的所学之长来挣一口饭吃,但当我真实地了解我的处境时,我这才知道我是一个多么天真的孩子。”

“几经周转我找到了一位大学的好友,他建议我先随便找到一份普通的工作就可以,等自己立住了脚再找更好的工作也不迟,于是在他的帮助下,我得到了一份当厨师的工作机会。对我的那位朋友,你不知道在当时我是多么感激他,只是这份厨师工作有些不同寻常,我要做的厨师并不是普通餐馆或者饭店的厨师,而是监狱里的厨师。或许你听了有些惊讶,可事实就是如此。起初,我对能某得一份工作就万分庆幸了,但对于这工作的地点着实无法接受,监狱总给人一种敬而远之的气息,那里面待着的除了有自由的人,剩下的都是罪恶之人,我担心那些穷凶极恶的人会对无知的我做出难以想象的举动。但是那做监狱是座女子监狱,或许一切没我想象的那么糟糕,考虑了许久后,我也渐渐消除了心中的恐惧和不安,为了摆脱当时的困境,同时更是为了不辜负友人的好意,我还是决定把握住这次机会。”

“我记得九十年代无论你做什么工作都需要一个证件,教师有教师证,会计有会计证,就连厨师也要有厨师证,毕竟有了这么一个证件工作也会更有保障,可我又不是一个真正的厨师,这可难倒了我。在朋友的帮助下,我得以寻得门路办了一个假的中级厨师证和健康证。虽然有些不安,但还是抱有侥幸的心理,只要没有人仔细看就一定不会暴露,毕竟那个年代厨师证这东西才刚有,很多人都还没见过,只要不常给人看也就不会被发现了,更何况我也不会干很久,我等各方面都稳定下来,攒够了钱我也就辞职。我可不想在监狱那种地方呆太久。” 

已经有 0 条评论
最新评论

版权所有:贵州作家网 © 2013-2020 国家工业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黔ICP备18010760-1号

站长QQ519680416 电话15985051823 维权顾问:李向玉律师(贵州洲联合律师事务所副主任,电话:13628552882

公众号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QQ1群:598539260       QQ2群:1042303485

您是本网站第 47818237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