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贵州作家网:www.gzzjw.cn
分站: 贵阳作家网   遵义作家网   六盘水作家网   铜仁作家网   毕节作家网   安顺作家网   黔东南作家网   黔南作家网   黔西南作家网   贵安新区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 原创作品 >> 短篇 >> 正文

马家沟记(三)
信息来源:本站发布    作者:陈文飞    阅读次数:3572    发布时间:2020-05-10

陈福成从家里出来,先到乡里做中巴车到镇上,然后又从镇上转客车到市里面坐火车。当天的火车票已经卖完了,正当陈福成想去找一个旅社住下时,一个身穿黄衣服的小混混慢悠悠转过来。

“哥,要票吗,我这儿有,要么,便宜点卖给你”小混混说。

“有今天到A省的票吗”陈福成问。

“今天的到A省的估计没有啦,不够我可以给你问问,就看你手头方便不方便啦”小混混答道。

刚从农村出来的陈福成哪知道这个啊,一心想要出去赚钱的他,根本想都没想就说:“你给我问问吧,钱不是问题,但是我只要今天的啊,尽量是晚上点的,我好在火车上休息会儿”。

“好嘞,哥,您等我信儿啊”!

说着说着小混混就扭头就跑了,陈福成在火车站门口等了好久,地上的烟头子大多数都是他的,正当他准备离开时,被小混混叫住了。

“哥,下午六点多的票,咋样,兄弟我办事效率够高吧!”小混混笑嘻嘻的说道。

“看着地上这烟头子了吗?你这叫效率高啊,我都准备离开了”陈福成不屑的说道。

“哥,别的咱就别说了,你看这票弄来了,这钱是不是?”

“来来来,少不了你的”陈福成说着说着就把钱给他。

正当票到陈福成手里,钱也交到了小混混的手上,就在这时突然从后面过来两个年轻人把小混混架了起来,紧接着就把它摁在了地上,同时拿出手铐把它给铐上了。后面走过来一个三十五六的中年人,从胸口的口袋里掏出一个黑色的小本本儿,上面印有“公安”两个字样。陈福成一下子就反应过来了,看来这小混混早就被跟上了,一心想着赚钱的他没想到栽坑里啦!这时,便衣警察走过来问陈福成:

“你这票买多少钱?”

“三百多点”

“一个真敢卖,一个是真敢买啊!到A省平时也就一百来块钱,你忙着去干啥啊?把身份证拿出来”。便衣警察又用他平时办案的眼神看着陈福成。

“警官,我是农村的,这不是想早点出去挣点小钱,供姑娘和儿子读书,眼看今年都过了一小半啦,就寻思早点出去也就没有太多考虑”陈福成语重心长的和便衣警察说。

这时便衣警察看了身份证后才放下了警戒心,他让他的两个助手把那个小混混口袋里面的钱拿出来,然后对小混混口头教育了一番就让他走了,接着把钱又递还给了陈福成,另外又从兜里拿了一张纸写了一个地址,便说:

“我哥和你年纪一般大,我就叫你一声哥吧,这是我哥在A省开了一个小厂,你可以去看看,同时给我带个信儿,你就跟他说,我很好,家里爹娘都好,让他放心”

“好,我一定给你带到,谢谢你啊,同志”陈福成回答道。

便衣警察走后陈福成都还没有缓过神来,还以为自己买黄牛的车票会被抓去拘留,不仅没有被抓,而且没有花钱就有了一张火车票,同时还有一个好的去处,所谓是“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啊!

接着就在火车站里面的椅子上睡着啦,他梦见自己上了火车,然后到了目的地,他在自己梦里看到了不可思议的一幕,突然就被吓醒了。

“请前往A省的旅客排好队,工作人员开始检票”。

坐在车站里面椅子上的陈福成,突然被吓醒,急忙收拾好东西走过去排队。

“同志,我有车票”陈福成说。

“您别慌,每个人都有车票,每个人都得排队”工作人员对没见过世面的陈福成说。

这时陈福成站着一个两个年轻人的后面,他估摸着这两个也就是差不多是二十一二岁,他什么话也不说,静静的听这两个年轻人谈论着。

“读书能有啥用,我爹天天让我要好好读书,我都不晓得以后能有啥子用?”一个个儿高的年轻人首先开腔。

“就是嘛,我娘也是说。让我好好读书,以后考一个大学,就能找一个好的工作”另一个偏矮年轻人接着这个话茬儿。

“二毛,我就不相信不读大学就找不到好工作,就娶不到媳妇儿,就买不起房子”个儿高的年轻人又说。

“柳哥,我晓得,只要我们肯干,就没得哪样不得行的”二毛接着说。

“对头,咱们两兄弟好好搞,就一定能够出人头地”柳哥说。

陈福成大致知道了他们的名字,一个叫二毛,另一个叫柳哥。他能够看出来,这两个人应该是刚刚从学校跑出来的,可能就是一时间的冲动才买了去A省的车票,想出去闯一闯。陈福成想着,既然是都去A省,那何不和他们一起,反正人生地不熟的多少有一个照应。

“两位小兄弟这是要准备出去赚钱吧!”陈福成说。

“是啊,不知道大哥怎么称呼啊!”柳哥说。

“我姓陈,比你们大几岁,叫叔又不太合适,干脆你们就叫我陈哥吧”陈福成一本正经的说。

“陈哥,我叫二毛”

“陈哥,我叫杨柳,你就叫我柳子就行”

“二毛,柳子,咱们以后就算是兄弟啦,咱们三兄弟以后有福同享有难同当,我比你们年纪都大,我就当哥啦”陈福成说。

“好的,大哥”柳子和二毛异口同声的说。

这会儿检票已经结束了,乘客都已经上车了,还真别说,陈福成、二毛、柳子他们真是有缘分,三个人坐一排。他们前面的一排靠窗坐着的是一个还抱着孩子的妇女,自从上车后孩子就一直哭,怎么也哐不好。旁边一个胡子拉碴的三四十岁的男人这下坐不住了。

“能不能把孩子哄好,哄不好就给我下车”男人生气的对妇女说。

“大哥,孩子估计是饿了,您别生气,我这就喂奶”妇女说。

“你能不能有点羞耻心,就当着我的面喂啊”男人不屑的看着女人说。

“年轻人,我跟你换吧,你上我这儿来”。

 

 

(编辑:黔州)

已经有 0 条评论
最新评论

版权所有:贵州作家网 © 2013-2020 国家工业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黔ICP备18010760-1号

站长QQ519680416 电话15985051823 维权顾问:李向玉律师(贵州洲联合律师事务所副主任,电话:13628552882

公众号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QQ1群:598539260       QQ2群:1042303485

您是本网站第 47818795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