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贵州作家网:www.gzzjw.cn
分站: 贵阳作家网   遵义作家网   六盘水作家网   铜仁作家网   毕节作家网   安顺作家网   黔东南作家网   黔南作家网   黔西南作家网   贵安新区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 原创作品 >> 短篇 >> 正文

我骗了你
信息来源:本站发布    作者:浪子洪流(刘小洪)    阅读次数:5298    发布时间:2020-06-28

一、我是刺客


“对不起,我骗了你!”

青岭山的断崖上,一袭青衣携手一位白衣少女匆忙的奔跑。看见眼前断崖,二人急促的停了下来。白衣少女恐惧的眼眸回头看向不远处的追杀之人,“你说什么?”

“我是刺客!”

“你是刺客?”

“我是来行刺你的!”

白衣少女犹豫片刻,疑惑的望向那一张她今生认为最无邪,最憨厚的脸。曾经在江湖与朝堂之中覆雨翻云的青衣门,一夜被灭,她作为青衣门的少主,一切来得太突然。眼前的青衣人虽比她稍长几岁,但她还依稀记得:

五年前,她和父亲游历西域,看见一个流浪的乞丐儿偷了包子铺的一个包子,被四五个壮汉围堵在大街,把他便是一顿的拳打脚踢。父亲看不过去才伸以援手,救了他一命。致此他便入了青衣门,进了她欧阳家。从无名无姓到父亲为他取名风景浩;从饥寒交迫的流浪乞丐到武功卓越,外人羡慕的青衣门弟子。他的每一步走得都很辛苦,在整个青衣门却始终是不善言辞,憨厚纯朴的傻小子。

“傻小子”这也是他在青衣门里,所有人给的名讳。然,这傻小子竟然是一名深藏不露的刺客。

曾经的一切瞬间在白衣少女的脑中闪过,她还是不解,“你是来行刺我的,为何还要救我?”

“你开心的每一天,我便快乐;你忧愁的每一刻,我便悲伤。你的笑是神女救众生的雨露;你的一言一行牵扯世间的存在。我不能伤害你半分,更不用说行刺你的性命。”

“风景浩,你是喜欢我吗?”在这生死关头,少女已经听出风景浩是在向她表白,但现实却让难以她忍受。

风景浩并未看出少女的心思,他望了一眼深不见底的悬崖,又回头望那群追杀而来的黑衣鬼脸人,励道:“我阻挡他们,你快走…”

“要走一起走!”少女没有半分犹豫,言语斩钉截铁,舞动着手里的长剑,摆出一副迎战的架式。

已经准备迎战的风景浩看着手里的剑,那把剑的剑脊中的那道凹槽灌满殷红的液体,在东方旭日的光芒下,呈现出邪恶的星点。

“欧阳欣怡,你不走如何为得了你欧阳家洗清冤屈,报仇血恨?快走…”

女子沉默片刻,含情默默的眼眸闪过不舍神情,“那你呢?”

“走,没那么容易,风景浩你太令我失望了,杀无赦!”

十来个黑衣大汉飞奔而来,便要把风景浩和欧阳欣怡围困。他们手持弓弩,数百步的路程转瞬即到,逐渐逼近,锋利的箭头发出星星寒光。在他们立足刚稳,弓弩的箭芒就离开了弩槽,向那青年二人飞逝而来。

“快走!”

就在利箭飞临的瞬间,风景浩并未等欧阳欣怡做出任何举动,一掌就拍在她娇小的肩上。欧阳欣怡不由自主往后一退,坠落进了云雾茫茫的山谷之中。

 

二、刺杀

 

三年后。江南。

江南的春天很美;江南的小镇更美。一年一度的百花节又在烟云小镇开幕了,整个小镇的街道是百花争艳,香气袭人。但无论是花草,小桥,车舟,这些美却比不过烟云亭台上的那五位少女。白衣胜雪,面若桃花,冰清玉洁的纤纤玉手拔动着琴弦,琵琶和红唇下的萧声容合,谱一曲仙乐;婀娜多姿的身影飞舞花间,如彩蝶恋花,似舞烁飞天;天籁之音的唱腔,绕梁三日,余音犹存。

“停下,今日乃何日子,此地竟然如此热闹喧嚣?”

一辆六匹骏马的豪华马车缓缓而行,突然间,停在了离烟云亭百步远处,四匹高大的骏马围着马车停顿的地方打转,骏马上坐着四条大汉,都身着青衣,头戴一尺方头巾,腰细红丝带,带上挂着一柄大刀。四条大汉也在停下的瞬间,脸色沉重起来,警惕着四周人的一切举动。但行人根本就无心看一眼如此华丽的马车,心早已经飞向那乐响之处。仰望、拥挤、欢呼更是一浪高过一浪。

“禀报侯爷,今日乃江南烟云小镇一年一度的百花节。所有的全镇的男女老幼,外乡的爱花之人也会来此一赏其芳。”左边的一位大汉讲述着当地的风俗,看来他对此地甚是了解。

一只白玉般雪白的玉手摭开了车帘,轻浮的余光扫过烟云亭处,里面传来了一句话,“哦,此处还有此风俗,百花节,嗯,好个百花节。但那台上的歌舞似乎更比这百花节更有意思。王侍卫,问问是那一个乐坊,按排一下吧!”

“诺!”

方才解说的大汉应声跳下了骏马,向人群拥挤的烟云亭走了过去。

马夫见王侍卫令命而去,见到人群不断向这边涌来,便想要驱赶骏马回府,却被车里之人阻止道,“不急,本侯倒想在此处欣赏百花,与民同乐的喜悦。”

“侯爷,此处鱼龙混杂,卑职等还是先护送侯爷到李府吧!”一位白脸书生般的大汉拉着缰绳,走到马车窗帘处,细微言道,眼神中带着恭维与惊恐,更多的是顾忌。

“本侯的话有需要重复第二遍吗?”马车里传出的话音并不高,却充满了杀气。

“遵命!”白脸书生刹那间额头的汗珠滚滚而下,他无奈而又惶恐不安的看向对面的那两位侍卫,四眼对视之后,脸色更加凝重,各自在自己的位置扫视不断涌动过来的人群。

突然,烟云亭的乐曲声,舞蹈,歌声突然停了。一嘈杂声油然而生,还夹杂着哀声怨气,咒骂。过了一会儿,那咒语声变成了惨叫,拥挤的人群便有人高呼:“杀人了!”

这一声,音并不高,但却使拥挤的人群乱了阵脚,恐惧的压迫感已经把他们变成了没有意识的行尸走肉。一波又波的人更犹如无头的苍蝇,四处乱跑。人撞人,人踩人,人压人,许多人本有意识也被这无穷的人力推走,推倒,或被倒下的人绊倒,直接成为别人脚下的垫子。先前一起津津乐道看歌舞的亲人,朋友也已经寻找不到,连惊恐,迷失意志的自己也忘了现在身在何处。呼喊声,叫骂声,惨叫声混容在一起,形成了人间炼狱。

已经有 0 条评论
最新评论

版权所有:贵州作家网 © 2013-2020 国家工业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黔ICP备18010760-1号

站长QQ519680416 电话15985051823 维权顾问:李向玉律师(贵州洲联合律师事务所副主任,电话:13628552882

公众号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QQ1群:598539260       QQ2群:1042303485

您是本网站第 53971886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