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贵州作家网:www.gzzjw.cn
分站: 贵阳作家网   遵义作家网   六盘水作家网   铜仁作家网   毕节作家网   安顺作家网   黔东南作家网   黔南作家网   黔西南作家网   贵安新区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 原创作品 >> 短篇 >> 正文

偷 青
信息来源:本站发布    作者:刘雪峰    阅读次数:5796    发布时间:2020-07-22

与孔乙己读书人偷书不算偷的理论如出一辙,在黔北坊间,大年夜偷青是不算偷的。黔北人将除夕夜叫做小年,而把正月十四叫做大年。大年夜,谁家菜地里的菜被偷了,都不会出声。传承的习俗是菜被偷得越多人缘越好,新一年运道就越旺;如果一块长势喜人的菜地无人问津,心里总会产生若许失落;谁个偷青被主人骂了,一年的倒霉运就被骂散了……

偷青的习俗从什么时候起始无从查证,在文娱生活贫乏的年代,成了山村人们乐此不疲的看点。有的后生为博人一骂,故意将人家菜园子糟塌的惨不忍睹。乡村里对农作物的疼爱根深蒂固,好端端的蔬菜让人糟践了,心疼劲一上来忍不住就要骂人。元宵节早上传出的骂声,总能惹出几个小子暗露喜色,当然更多是修养好能忍的,面对不堪入目的场景也只付之一笑,就是不中你的招……

当然,偷青也有忌讳,尽管只是个游戏,不让主人知道何人所为是偷青人谨守的底线,要不乡里乡亲的,事后见面还是会尴尬的。 

毛狗偷青就触犯了禁忌,人们嘴上不说、不骂,心里却在鄙夷他。毛狗当年那事做得的确不漂亮,原本就是闹着玩的习俗,却让他当作生财之道。自己身败名裂不说,还搭上国强一条性命……

也因为那事,村子里沿袭几百年的习俗淡了。当一种习俗变了味,人们便把大年夜的偷青与平时的小偷小摸混肴起来,东家丢鸡、西家失狗的事都赖在毛狗身上。就算毛狗去了沿海,村里人还拿他做教材教育孩子。

春节前夕,离家多年的毛狗回村了。村书记打电话给他,说你的那几间木房摇摇欲坠都拖村子后腿了,与你包工头的身份太不相符啦。毛狗早就想回村里看看,苦于找不到恰当的理由,想起当年的事,心里惭愧的不行,回乡建房,这是村支书给他的名正言顺的理由。

村子里建房习惯寨邻相互帮衬,这样可以省去不少开支,和谐氛围让人感觉暖暖的。毛狗不好意思打揽大家,建房选择了包工包料。工程队是从县上请来的,技术过硬,动作也神速,一个月下来一正两横的两层洋楼就有模有样了。毛狗对待工人特别好,时常额外给加餐,乐得大家眉开眼笑的。工程队长说:修了那么多房,就数毛总您对我们工人最好!

毛狗笑笑:我也是盖房子的,知道干建筑辛苦。

大年夜,近处的工人都回家过节了。几个四川人离家远,正好留下来做收尾工作,也顺便帮毛狗收拾院子。毛狗开车从县城弄来几道硬菜,从车上拿来两瓶“习窖1873”。酒到酣处,毛狗和大家讲起家乡偷青的习俗,几个民工兄弟听得很兴奋,觉得这习俗好玩。

可毛狗的眼眶里却噙满了泪花…… 

八年前的大年夜,毛狗约国强,村西头一块齐腰深的高桩白菜,十分惹眼。毛狗父母去世后家空如洗,平时靠在县城打零工度日,春节回到村子里没有着落,东家一顿、西家一餐的蹭着过,好不容易才熬到大年夜。毛狗让国强开上三轮车,说想做单大买卖。国强憨厚、胆小,从小母亲管理严,即便是偷青玩的事也少有参与,却让毛狗忽悠去了。

地里的白菜的确喜人。毛狗借着月光忙活开来,不一会三轮车就装得满满的,足有四五百斤重。毛狗暗暗合计,让国强连夜帮他送进县城,指定能卖个好价钱。

当该有事,他们正准备离开时,村子里却有人往这边过来。国强赶紧发动车,恨不得立即逃离现场。越是着急越是出错,紧张加之天冷,国强的车怎么也打不着火。慌乱中,毛狗指示国强放开刹车,自己从后面推动,想用撞火的方式发动。前面刚好是斜坡,毛狗稍用力就把车推动了。三轮车没着火没有灯光,国强慌乱中一个急刹,火没打着,车却滑向了路边的深谷……

毛狗疯似的扑到谷底,国强早已是气如游丝。毛狗什么都不顾了,背着国强跌跌撞撞一口气跑到卫生院,可那时国强已经气绝身亡。国强媳妇和娘赶来时,国强的尸体已经冰冷。毛狗面如死灰,脸上一道道血痕,语无轮次……

后来,人们在车祸现场发现满山遍野的白菜梆子,国强媳妇和娘知道了事情原尾后感到无地自容。

安葬了国强,人们就再也没见到毛狗了…… 

傍黑时分,天空洋洋洒洒飘着雪花。几个民工从村中走过,领口竖得老高老高……有人看见,人是从毛狗新房那边过来的;有人说领头的就是毛狗;有人不屑的说,这小子还没吸取教训……

国强出事后,村子里再没有人偷青了。人们宁肯围坐在火炉边看电视、砌长城。即便是初晓事事的孩子,也只对那满天飘洒的雪花感兴趣,偷青的习俗似乎已经让人遗忘。

几个人来到村西头的院子,女主人出来开门。女人叫杏,三十岁上下年纪。杏帮大家倒来茶水,又从里屋拿来瓜子、花生,表情激动中稍显嗔怪。毛狗回来这么多天,还是第一次登自己家的门。一民工说:毛总,要不我们玩会牌吧,反正时间还早。毛狗用眼神征询杏,杏心里的那丝抱怨转瞬即消,心领神会从里屋拿出扑克牌,在回风炉上架一张小方桌,大家开始玩起炸金花。

杏坐在毛狗的身边,眼睛盯着他手里的牌,心里惴惴不安……

杏是国强的女人,他们仨是中学同学,国强在时,毛狗没少上他们家蹭饭。

国强走后,杏一个人敬老养小,甚为艰难。家里没了男人,就等于失去了支撑。好心人也劝杏多个心,杏放不下娘和孩子,娘年纪大了还多病,孩子又那么小,她不能在这个时候抛下这个家。每当这时,杏就怨毛狗,要不是毛狗约国强,哪有自己今天的孤苦伶仃?如今毛狗倒好,一走了之,不要说国强因你而死,即便只是兄弟一场也不应该不闻不问。

毛狗出门的第二年,杏收到毛狗托人带回的一笔钱,整整三万块,那时正是娘胃病发作,杏为筹钱焦头烂额的时候。那笔钱救了杏的急,也救了娘的命。毛狗随钱还捎回了一封信,信里满是忏悔、自责、赔罪。毛狗在信里说:嫂子,我打小就拜了娘为干娘,我和国强哥亲如同胞,如今国强哥走了,孝敬老人抚养孩子就是我的责任。

杏心疼的问捎信人毛狗在外面的情况。那人说毛狗特别能吃苦,工地上就数他能干,什么脏活、累活只要能多挣钱他都抢着干;他特别节俭,很长时间不见他吃一餐肉,从不乱花一分钱,这三万块有两千还是朝工友借的呢。杏听得心酸酸的,之前对毛狗的抱怨渐渐转化成歉疚,在那次事故中,毛狗也只是捡回了一条命,再说车是国强自己开的。

杏托捎信人转告毛狗:在外面要照顾好自己,一家人都靠着你呢。

自那以后,毛狗每月都给杏寄钱,起初两千、三千,后来越来越多。毛狗在一次电话里告诉杏,自己组建工程队接活了,他让杏好好侍候老人、抚养孩子。

逢年过节,毛狗都要给一家三代添置新衣新帽,捎来各种各样的年货,还给杏买了手机。杏的生日,毛狗发来“999”的红包,杏心里扑咚扑咚好久不能平复。之后的情人节、七夕节、母亲节、中秋节、重阳节、六一节,毛狗对杏一家都有所表示。娘从杏面若桃花的喜悦中看出端倪,既替杏高兴,又叹国强命薄,对毛狗的那丝责怪也渐渐淡化……

毛狗回来建房,杏知道。本想过去帮帮手,毛狗不让,毛狗说不想麻烦乡亲们。杏有时在想,毛狗那房早该翻修了,这些年,毛狗把钱都花在咱孤儿寡母身上,杏心里极不是滋味。

玩起牌时间过得特快,转眼就到十二点。几个人停止了玩牌,毛狗把一个包交给杏,说要出去办点事。杏的心一下子揪紧了,这与八年前的情景惊人的相似。她想说什么,但她看到毛狗坦然的神情,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孩子和娘串门回来,杏把屋子收拾得干干净净,特意掩饰有人来过的痕迹。杏脸上的那丝不安还是让娘捕捉到了。娘问:毛狗来过了?

杏不知该怎么回答…… 

天亮还不见毛狗的影子,杏不安起来。

这时,屋外有些骚乱,声音是从清晨的寨子里传出来的,最先是村东头的张婶,随后感染了每家每户,整个村子炸锅似的。杏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娘说每家每户都收到一个大礼包。娘和杏几乎是同时看到自家门前也有一只精美的礼盒,打开一看,里边糖果、香肠、红酒、香酥……应有尽有,全是些高档货。

杏心里一咯登,想起昨晚毛狗的神秘,似乎已经知道了迷底。她突然想起毛狗留下的包,打开一看,里边一叠崭新的人民币、一套房屋钥匙,一张字条规规矩矩的写着一行字:房子完工了,要不嫌弃,带娘和孩子过去住吧。

杏和娘惊讶的不知所措…… 

杏和娘来到毛狗的新屋,毛狗的车已经不知去向。红柱花窗的小洋楼堂皇的让人目眩,楼上、楼下规划的十分讲究,客厅、厨房宽敞明亮,几个房间的床上都铺上全新的被褥,其中一间还配了一张儿童用的小书桌。

相比之下,二楼的主人房却是空荡荡的。一张大床的组件,分别靠几面墙根支离破碎地立着,显得孤怜怜的。杏的心里迅速涌起一阵酸楚……

这时,随后撵过来的儿子在院子里叫杏:娘,说咱家菜园子的白菜昨晚让人给偷了。

杏笑了,娘也笑了……

 

个人简介:刘雪峰,出生于上世纪六十年代,汉族,遵义市作协会员,湄潭县作协副秘书长,九十年代开始创作,有中、短篇小说见诸于市级以上报刊,著有长篇小说《娄山石》(已通过重点文艺创作评审)





(编辑:白桦

 

 

已经有 0 条评论
最新评论

版权所有:贵州作家网 © 2013-2020 国家工业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黔ICP备18010760-1号

站长QQ519680416 电话15985051823 维权顾问:李向玉律师(贵州洲联合律师事务所副主任,电话:13628552882

公众号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QQ1群:598539260       QQ2群:1042303485

您是本网站第 58330522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