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贵州作家网:www.gzzjw.cn
分站: 贵阳作家网   遵义作家网   六盘水作家网   铜仁作家网   毕节作家网   安顺作家网   黔东南作家网   黔南作家网   黔西南作家网   贵安新区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 原创作品 >> 短篇 >> 正文

月夜花香
信息来源:本站发布    作者:月下疏影    阅读次数:6196    发布时间:2020-07-30

夏花飘香,夜风习习,晋家新吃完饭回到自己的房间,经过院子,满院的花香让他忍不住驻足欣赏。

樱桃刚刚吃罢,桃树上挂着青果。葡萄与黄瓜开出一串串的小花,墙角的月季,篱边的牡丹在夜风中摇曳生姿。晋家新忍不住摘了一朵掂在手里,沉思着,沉思着……不知他是想着心事,还是想着那卷面上未解的题,就这样拿着手里的花在院子里踟蹰不前。

 “新儿,在院子里干啥呢?再有一个多月就考试了,回房去好好复习功课吧!”厨房里传来晋大婶的声音,紧接着是一阵哗啦啦的流水声,风吹树叶的声音,院子里父亲编织竹篦窸窸窣窣的声音。

晋家新回到房间,打开了台灯,桌面上的书本、卷子在他的面前变得模糊起来,思绪也跟着模糊不清。

那一年,他落榜了。

“复读。”晋家新的父亲丢下两个字,依旧坐在院子里叭嗒叭嗒抽着旱烟。

初秋的夜已经有了些许的凉意,夜风拍打着树上的叶子,叶子碰着果子,他觉得这声音仿佛乐曲很是好听。

于是,他拉开窗帘,推开玻璃,灯光打在梨树上变得有些柔弱,忽明忽暗的。晋家新就这样倚在窗台上,双手支着下颌,呆呆地望着窗外。

“考吧!考吧!再努力这一年,如果真的不行,我就去广东。”晋家新自言自语地又坐回桌前,打开了台灯。

“吱呀”一声,木门被风吹开,随风飘进来的还有一个妙龄少女。穿着对襟的浅绿色上衣,浅紫色的大摆长裙。头发大部分束在脑后结成一根麻花辫子,鬓角垂下两缕微卷的发稍,一对珍珠耳坠就那样娇滴滴地随着她走动的步伐摇晃。

晋家新看着眼前的女子走进屋里,又在不远处的一张凳子上坐下。也是秋日,那女子手中却拿着团扇,扇坠是一对碧玉葫芦。

晋家新看着眼前的女子似曾相识,却又想不起来。他怀疑自己是在做梦,便偷偷地咬了一下嘴唇,疼,不是梦,那她又是谁?他不敢问,书上的那些字也看不下去,他想睡觉,可是房中坐着一位女子,他无法入睡。于是,他走出门去,来到后院,家人都已经睡去,乡村的夜静得出奇,只有月亮瞪大了眼睛看着这个银色的世界。

看到晋家新来到后院,女子也跟着他来到后院。虫儿睡去,花未入眠,夜风轻轻,夜色撩人。

那女子拿着团扇边舞边吟:“明月轻拂堤边柳,清风偷吻月下花。夕阳昨夜贪酒醉,流水今宵别梦残。枝上花,花中蝶……”随即翘起左手采下一朵娇小的格桑花。

晋家新听着听着不禁接着吟哦:“月下枝,枝头月。”

那女子扭过头,对着晋家新微微一笑。

晋家新突然胆大起来,开口问道:“你叫什么名字,你家是哪里的?

那女子依旧笑意盈盈:“我叫含月,住在一千多里外的蓬莱村,来我舅舅家做客,看见你家院子里的花开得灿烂,便自顾地走进来了,你不生气吧!”

晋家新说:“不会的,我巴不得你常来呢!”

含月说:“那你不要对别人说我来过,如果我舅舅知道了,我就出不来了,你能保证吗?”

晋家新连忙答应道:“能,能,我谁都不会说的。”

他们又在院子里玩了一会,将近三更,含月才恋恋不舍地离去。

第二天,黄昏后,晋家新吃完晚饭,早早地洗漱好了来到房间,他匆匆忙忙地写完当天的作业,只等着含月的到来。

夜很静,夜色很美,只是月亮不见了。深沉的夜,雨淅淅沥沥地下个不停,滴滴嗒嗒地落在屋檐下,树叶上。晋家新的心也跟着这雨滴叮叮咚咚地跳个不停,他推开窗,一阵冷风裹着雨点儿趁机窜了进来,他全然不顾,探出头向外张望:“含月,含月你怎么还不来?”

含月没有来,也没有应答。

晋家新失望地关上了门窗,准备睡觉。忽然一阵轻轻的叩门声,他忙打开房门,见含月站在门外,手里拿着一把手绘的油纸伞。

因为下雨,他们没法去院子里玩耍,就在房间里坐着聊天。聊着聊着,也是深夜,含月告辞而去,晋家新将她送到门口。

以后的日子,含月经常来教晋家新写作业,有时跟他在院子里玩耍,有时也陪他在屋子里吃些瓜果点心。

冬至的前一天,含月穿着一袭白衣带着一身雪花前来告别,含月说:“我要离开这个地方了,可能很长一段时间不能来了。”说罢眼里含着泪水。

“你要去哪里?你什么时候回来?我送你去,不,我跟你去。”晋家新一着急,变得有些语无伦次起来,这一段时间的相处,他已经喜欢上了这个叫含月的姑娘,他相信含月姑娘也一定会喜欢他的。

含月姑娘说:“你送我,怎么送,你不是还要考中专吗?你又怎么能跟我去,我还会回来的,等着我。”

晋家新伫立在院子里,不知如何是好,过了好一会儿,他才对含月说:“外面冷,进屋里来坐。”

晋家新拨亮了火炉,看着火苗不断地跳跃着,那红色的火苗,蓝色的火焰一闪一闪的映着窗外银白色的世界。

“可是,我舍不得你呢?”晋家新终于开口说话。

含月双手揉搓着衣襟:“我还会再回来的。”

晋家新有些激动地说:“可是,我会想你的。”

含月盈盈地笑着:“我知道啊!”

晋家新说:“可是……”

含月站起身来,拉开了房门:“我该走了。”

晋家新追出门去,含月却不见了踪影。

第二年的三月,在那个桃花满地,杏花飘香的夜晚,含月又出现在晋家新的屋里。晋家新高兴地拿出葵花籽,地瓜干等小零食招待含月。

含月用右手捉了一小片地瓜干放在嘴里咀嚼着,目光却是看向窗外那深不可及的地方。

晋家新兴奋地问:“好吃吗?这些都是你的,都是你的,喜欢可以拿回去吃。”

含月的目光依旧望着窗外,口里答非所问地:“嗯,哦……”着。

晋家新看出了含月的异样,问道:“你怎么啦!不高兴吗?是不是生病了?”

含月说:“没有,过几天我舅舅要搬走了,我就不能来这里了。”

晋家新说:“哦!你可以来找我啊!”

“唉!”含月叹了一口气接着说:“不可以的,”

晋家新忙问:“我们是朋友啊!为什么不可以?”

含月说:“没有为什么,不可以就是不可以,我要走了。”说罢站起身来,向门外走去。

晋家新追了出去:“可是,我要想你了怎么办呢?”

“你可以做梦啊!”这是含月留给他最后的声音。

这几天,晋家新的村子里出现了一帮外乡人,说是要来将战乱时遗留下的先祖迁回故里安葬,看那气派与架势,应该是有钱人家。

含月从此再没出现过,晋家新后来去了很多地方打工,他说他要找含月,几十年了,也一直没找到。



【编辑:管庆江】


已经有 0 条评论
最新评论

版权所有:贵州作家网 © 2013-2020 国家工业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黔ICP备18010760-1号

站长QQ519680416 电话15985051823 维权顾问:李向玉律师(贵州洲联合律师事务所副主任,电话:13628552882

公众号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QQ1群:598539260       QQ2群:1042303485

您是本网站第 57551784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