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贵州作家网:www.gzzjw.cn
分站: 贵阳作家网   遵义作家网   六盘水作家网   铜仁作家网   毕节作家网   安顺作家网   黔东南作家网   黔南作家网   黔西南作家网   贵安新区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 原创作品 >> 短篇 >> 正文

谜案
信息来源:本站发布    作者:贾丽花    阅读次数:7209    发布时间:2020-10-22

冬日的上午,冰凌子还挂在树梢屋檐,沿边镇上小小的法庭里却是热火朝天,双方当事人已然争吵得不可开交。原告和被告是同一个村的村民,都已五十多岁,但却中气十足盛气不减,吵起架来口无遮拦,一浪赶过一浪,场面似有不可收拾之态。新官上任的法庭副庭长、承办法官文小海,眼看自己教科书式的程序引导失去作用,也顾不得形象,站起来大声呵斥原告不遵守法庭秩序,又责备被告出口伤人,两位老爹级的当事人被年轻的文小海呼呵过后,终于暂闭嘴巴,局面得以稳定。最后年轻的法官果断地挥起快刀,将这团乱麻做了了断:做笔迹鉴定!

笔迹鉴定,文小海并没有具体操作过,但没吃过狗肉还没见过狗跑么,现在科技这么发达,这点技术不是小意思!年轻而帅气的文小海法律本科毕业后,被招进了区人民法院工作,机关里只待了一年多,就被派到乡镇法庭锻炼。酷爱看福尔摩斯探案的文小海,还真没有把这小小的案子放在眼里。

先来了解本案的案情。被告老张购买原告老李的稻谷,并出据收条,注明收到稻谷若干斤应付稻谷款七千元。不久后老李上门讨要稻谷款,老张支付了两千元。当老李第二次来催讨下欠的五千元时,老张要求扣除老李卖稻谷前向自己借支的四千元,并拿出老李写的借据“李某某于*月*日取现金4000元”。老李不同意扣款,并否认在老张处借过钱,说借据也不是自己所写。双方争议不下,老李一纸诉状,告到法院要求老张支付下欠的稻谷款五千元。

双方争议的实际是四千元的借款。也就是说,若借款属实,老张只需支付一千元稻谷款;若借款不属实,老张则需支付五千元。这小小的案子,包含了两层法律关系,一是稻谷买卖合同,二是民间借贷。当事人可不管什么法律关系,觉得有道理就都拉到一起扯。基层法庭为方便百姓,也常常眉毛胡子一把抓。不都是欠款么,该抵销的就抵销,用不着做几个案子起诉。只是,有必要做笔迹鉴定吗,鉴定费可不便宜!

法院案件那么多,但做文书鉴定的却微乎其微。对自己的书写和签字,当事人一般都会认可,不会去挑战科学,否则花了钱不说,还会因撒谎而彻底丧失信誉度,判决结果肯定是不利于已方的。何况,在此案中,双方争议的这一点钱,也许还不够做鉴定费用,因为通过咨询,本市根本没有具有笔迹鉴定资格的鉴定机构,最近也需要到省会城市去。文小海为此一再强调后果,哪一方撒了谎,将承担花费的一切费用,可能超过双方争议的四千元。

原告和被告都沉默着,因争执和激动而红着脸。文小海看看老张,人高马大的老张绷着脸,一脸的激愤,似有无限委屈;再看看老李,瘦小精干的老李则沉稳许多,一幅胸有成竹的样子。总有一方在撒谎,会是谁呢?

文小海本来是想以笔迹鉴定的方式吓唬一下,让当事人主动坦白,从而让案件水落石出,谁知道没吓唬住,老李首先表态同意鉴定,老张也不甘示弱,坚决要求鉴定。

农民挣点钱不容易,因此对四、五千元诉之法院,大家都能理解,而如今,双方均愿意花费超过四千元的代价做鉴定,法官和律师都糊涂了!

杨律师是基于对老张的信任,才愿意接受他的委托担任他的代理人,也才会全力支持他预付鉴定费进行笔迹鉴定。想来对方的律师也一样。借款的当时老张并不在场,是他老婆出借的,他老婆说记得清清楚楚,就在她们的粮油加工店内给的现金,老李当时坐在椅子上,拿钱后就势搁在膝上写的借条。老张两口子在法庭上表示,一定要通过鉴定讨回清白,否则,他们在村里将脸面丢尽,其他人的欠款还怎么收回?

老张夫妻在村里开了一家粮油加工店外带小超市,村里人若遇青黄不接或手头紧张,会在老张的店里预支点粮食或现金,等收了稻谷再还上。若是这笔账错了,势必影响老张夫妻的声誉和生意。

杨律师虽然是执业不久的小律师,起初也并不想接这样的小案子,因为实在收不了几个费用。麻雀虽小五脏俱全,案子虽小,工作量一点不会少,但后来架不住老张的恳求,都是老家的乡亲,抹不开面子,杨律师只好勉为其难了。

休庭后,对方老李的代理律师把杨律师叫到一边,说:“老张的老婆就是个糊涂虫,老张可能是揣着明白装糊涂!”看杨律师不信,又解释道:“老张家以前曾做过类似的事。有一次他家张冠李戴,记错了账,别人去收稻谷款时,他们不给,非说与自己家的账不符,别人上去就是两个嘴巴子,老张也就承认错了,款也付了。”

杨律师听了,心里忽然没了底。作为老张的代理律师,虽然不会轻易地相信对方代理人的话,但看老张的老婆,细细弱弱,蓬头勾腰,似乎确实有些糊涂样子。会不会是老李或别人拿了钱,老张的老婆或者老张自己记了账写了借条,而后记忆发生混乱了?

杨律师放心不下,怕老张因糊涂而导致损失扩大,赶紧滑着冰凌子追到汽车站,拦住老张夫妻,要老婆子将字据上的字写一遍,自己先用肉眼鉴定鉴定。老张的老婆急得挺直了身子瞪大了眼,尖声叫到:“我根本不会写字呀!”老两口指着天赌咒发誓,说借条绝对是老李亲笔书写,你杨律师要再说就是对我们的不信任了。杨律师只得讪讪地住了嘴。

看来鉴定之路必得走下去了。

人的神态应该能观出一二,特别是眼睛。守财奴葛朗台的两眼被染上了黄金的色泽,而“色鬼、赌徒或吹牛拍马之流的目光则养成了某些难以捉摸的习性,躲躲闪闪,贪得无厌,神秘莫测”。杨律师没有从老张的脸上和眼睛里看出谎言,庭审时也曾试图从老李的眼睛里去捕捉,可是老李似乎总低着头,也许是在生闷气,而杨律师总觉得他怀着鬼胎。也许,老李的代理律师也这样看待老张的。

谁在撒谎?亦或是糊涂?

唯有等待鉴定结论。

 

已经有 0 条评论
最新评论

版权所有:贵州作家网 2013-2020国家工业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黔ICP备18010760-1号

站长QQ519680416 电话15985051823 维权顾问:李向玉律师(贵州洲联合律师事务所副主任,电话:13628552882

公众号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QQ1群:598539260       QQ2群:1042303485

您是本网站第 76378846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