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贵州作家网:www.gzzjw.cn
分站: 贵阳作家网   遵义作家网   六盘水作家网   铜仁作家网   毕节作家网   安顺作家网   黔东南作家网   黔南作家网   黔西南作家网   贵安新区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 原创作品 >> 短篇 >> 正文

生死如常
信息来源:本站发布    作者:李光华    阅读次数:8543    发布时间:2020-11-05

---电影《流浪地球》同人之何连科


仿佛噩梦初醒,我感觉到大地慢慢停止了抖动,试着动了下身子,还好,全身上下一切正常,连皮都没有擦破。只是我的身子依旧控制不住颤抖。地震发生的那一刻,我一头冲进了安全胶囊---其实就是一个长宽高各2米的密闭空间。在地下城里,这样的密闭空间在每一套房间里都有一个,里面除了一张床和床上用品,还在床下塞满了足够3个人食用一周的食物和水,外加一个联络器,用以保证避难者与外界的联络。除此之外,别无他物,十分寒酸。这是所有安全胶囊的标准配置,一切以保证人类能够逃过各种灾难为第一优先。

但你还能要求什么?别忘了,如今是2075年,是为了避开太阳氦闪,地球开始流浪的第十七年,是我们启程离开太阳系的第十七年,广义上说,我们如今都是蜗牛---带着地球故乡去广阔到可怕的宇宙流浪的小小蜗牛。不,在这黑暗浩阔的宇宙中,我们连蜗牛都算不上,连地球也不过只是一粒小小的微尘,我们,地球上剩下的35亿人类,只不过是寄生在这小小微尘上的一个个碳基细胞吧!

5分钟前,强烈的地震袭击了北京地下城。正坐在沙发上一边无聊地看电视一边吃烤蚯蚓串的我猛地跳起来,在1秒钟的时间里冲进了安全胶囊,还顺手关上了门。得益于平时被别人看不起的胆小以及坚持不懈的运动和训练,我以最敏捷的反应在最短的时间里做出了最正确的反应。安全胶囊是按照一家3口的的避难需求设计的,而我,何连科,一个45岁的行星发动机硬件工程师,按照50年前的标准属于油腻中年的男人,一个人占有了3个人的安全胶囊。但这并不能让我开心,因为另外2个人---我的妻子和儿子在流浪地球时代先后患上了重病离世。也许是因为这个原因,当地震过去后,看着只有自己一个人的安全胶囊,我并没有大难不死的庆幸,反而是一阵阵的难受涌上心头。

联络器闪动了两下红光,王磊的怒吼声从联络器里冲进我的耳朵:CN171-11救援队,所有队员,杭州发动机出现故障!按照应急预案,全体在北京地下城第三区朝阳广场大禹雕像紧急集合!重复,全体在北京地下城第三区朝阳广场大禹雕像紧急集合!”

我的心脏剧烈地跳了起来。为保证全球一万座行星发动机在紧急情况下的救援修复,地球联合政府给每一个行星发动机都配备了一支150人的救援队,每一个救援队下面又分别设立了编制数量和人数不等的小分队。CN171是杭州行星发动机的编号,CN171救援队就是杭州行星发动机救援队,而CN171-11CN171救援队下设的一支小分队。任何一座行星发动机出现紧急情况,该行星发动机的救援队都必须全部出动,特殊情况下,还需要从其他救援队抽调人员参加救援。很显然,这次强震带来的危害很大,杭州行星发动机受到了损坏,作为CN171-11唯一的行星发动机硬件工程师,这样的紧急救援任务我自然是必须参加。

默默穿上防护服,从房间里拉出电力摩托车---这也是救援队极少的福利之一,在流浪地球时代,除了军队、警察和我们这样的特殊队伍以及少数重要人士,地下城里已经彻底取消了私人出行工具,公共交通承担起了几乎全部运输任务。戴上头盔隔离开弥漫着灰尘的空气,摩托车车轮发出与地面的轻微摩擦声,绕开掉在地上的各种杂物和垃圾,5分钟内,我赶到了朝阳广场的大禹雕像下。

CN171-11救援队队长王磊上尉目光里的不悦即使隔着头盔也可以明显感觉到。我是队里最后一个到达的,没办法,和队里其他军人队员相比,非军人的我我无论是年龄、体力、训练都是拖后腿的那一个。我有点尴尬地对着上尉笑了笑,王磊没有理睬我,只是发出了一连串的口令:

“全体集合,上车,出发!”

我的心一下冷了下来,连集合时必须有的点名报数以及任务讲话都没有,这次救援,是有多紧急?

后来我才知道,这次任务有多紧急。刚刚出发,“领航员”号空间站就发布了全球广播:

通告全球战备力量,受木星引力影响,全球共有4750座发动机陷入故障,为避免地木相撞,务必36小时内重启所有故障发动机,各部按第三紧急预按部署,这次任务关乎35亿人的生死存亡,任务等级高于一切,不计代价!

当听到这一全球广播时,我浑身都颤抖了起来,仔细看其他队员,一个个面色大变,连有着“冰人”外号一直硬着一张脸的队长王磊上尉的眼中都出现了一丝恐慌。整个地球1万座行星发动机,近50%陷入故障,这意味着什么?作为行星发动机硬件工程师,我太清楚不过了。每座高达万米的行星发动机,机上的每一个零件都是人类尖端科技的产物,极其精密却又有着尖端科技的共同弱点:故障率高,可靠性低。同时,宇宙航行中难以避免的陨石撞击等恶劣环境,也给行星发动机造成了很大影响。哪怕人类竭尽全力造出了这一地球历史上绝无仅有的工业皇冠明珠,哪怕人类在流浪地球时代一直在对行星发动机进行改进,但行星发动机的维修依然是一件艰难而痛苦的事情。每一座行星发动机出现问题,往往需要集中几个发动机的救援队才能完成修复救援。而这一次,居然是将近一半的行星发动机陷入故障,这意味着,以前集中几只甚至十来只救援队力量抢修一座发动机的模式行不通了,最简单的算法,平均只有2只救援队去修复1座行星发动机。所谓的不计代价,意味着全球150万人的行星发动机救援队全部出动。在以往的历史中,每次行星发动机的修复救援必然会付出巨大的伤亡代价,甚至整支救援队都牺牲在救援行动中,这样的事情也不少见---可是,以往仅仅只是一座,最多不过是几座行星发动机同时出现问题,而现在,全球将近一半的4750行星发动机陷入了故障!这一次,会死多少人,哪些人会牺牲?

装甲车内,一片沉寂,闪烁的灯光映照在每个人的脸上,带出一圈圈怪异的色彩。所有的队员仿佛都变成了雕塑,装甲车每跳动一下,所有人的身子也跟着跳动起来,然后,回到原位。

但是,我们别无选择,如果不能修复行星发动机,地球将不能摆脱火星的巨大引力,别说利用火星引力弹弓效应加速地球前进速度,连地球也只能在超过落希极限后解体---就像很多年前轰动一时的“苏梅克—列维9号”彗星与火星相撞的那一幕一样。

至于人类在地球解体后会怎样,不必问也不必想了。

装甲车在一片冰天雪地中奔驰。依靠行星发动机的力量,人类使地球停止了转动,并将地球将南北极向北---南方向偏转了90度。此时的地球,赤道以南陷入了永夜,而赤道以北则是永昼。远离太阳的地球温度从一开始的急剧上升转为剧烈下降,如今,全球气温以及下降到了零下80---100多度,远远超过了地球历史上的任何一个冰川时期。在这样冷酷的环境面前,没有任何人类能够在地面正常生存,除了那些穿着特殊防护服在地面工作的人们。在我们的背后,位于长城附近的北京行星发动机完好无损,依然在忠实地执行着自己的使命,长达数千公里的发动机尾焰直射天际,不,是直射天上那颗有着一颗独眼的巨大星球---木星。

我们运输火石的车辆在半路上遇到了因地震形成的断裂,驾驶员为了保护火石而牺牲,车头也掉在了地质断裂形成的深沟里,整个救援队顿时进退不得。还好,我们遇到了从地震里逃出来的韩子昂一家三人。这位前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地空导弹兵,现在的石头运载车高级驾驶员,带着两男一女两个惊恐不定的孩子想逃避救援队对运输车的征用,结果还是没能逃过去,韩子昂只好乖乖地给我们运输火石。刘启和韩朵朵两兄妹却是七个不愤八个不愿,嘴里老是叽叽咕咕地发着牢骚。至于那个叫蒂姆的中澳混血金毛看样子就是个混社会的,关键这小子居然比我还怕死,那一幅惊魂未定的模样连我这个一向以胆小出名的人都看不下去,于是不冷不淡地说了句:人总是要死的,把那蒂姆噎的半天不上话。

可是我没想到,很快我就和这个蒂姆一样漏了原形。进入上海地区后,又遇到了强烈地震,我乘坐的车辆在断裂峡谷中被巨石击中掩埋,驾驶员牺牲,就剩下我和蒂姆在黑暗中慌了神,蒂姆继续高喊救命,而我在那一瞬间,居然一下看到了那些过世的亲人:妈妈,妻子,还有儿子的脸庞接连在我面前浮现,妈妈在叫我孩子,妻子在喊我老何,儿子笑嘻嘻地看着我,她们仿佛都在在叮嘱我:活下去,要好好活下去,咱们何家现在就你一个人了。

我一边痛哭,一边和蒂姆一起高喊救命。蒂姆被我叫楞了,呆呆地问我,你不是说人都是要死的吗?

我狠狠地看了他一眼,满脸眼泪拼命敲击着车继续高呼救命。

后来,我们都被救了出来,按照指挥部的命令,我们放弃了已经被地下岩浆毁灭的杭州地下城,一路奔波,来到了印度尼西亚的苏拉威西行星发动机。这一路上,我亲眼看到了很多人死去:行到半路被冻死的俄罗斯救援队,我们本队为了救韩子昂而死的刚子,被救后只多活了几分钟的韩子昂,坠毁的飞行救援队。死去的人太多了,广袤的冰雪原野上,那些死去的人的尸体仿佛成为了路标,指引着我们一路向南,向南,再向南。我们就那样带着火石,沿着这些尸体路标,一路走啊走,走到了苏拉威西。就在抵达的那一刻,苏拉威西行星发动机喷出了数千公里的火焰,重启了。

在我们之前,已经有其他救援队修复了苏拉威西发动机

,这就是饱和式救援,整个地球,把所有的救援力量都派了出来,150万人在发疯一般地修复行星发动机,在拯救地球。不知道有多少人在这一过程中死去,但无论是活着的人还是死去的人,他们没有一个人掉头回顾,他们,所有的救援队员,都是英雄。

哪怕后来,当得知地球已无法挽救崩溃离散而去的人们,也依然是英雄。因为,他们终究还是重返了战场,和我们一起,继续为了拯救地球而努力。

刘启是个天才,他想出了用行星发动机火焰点燃木星大气推离地球的办法;我们半路救上来的李一一也是个电脑天才,他想到了用他发明的“春节十二响”程序覆盖行星发动机主电脑程序然后重启发动机的办法。可是,李一一的程序无论如何也无法完成最后的下载覆盖。这时候,还是我这个行星发动机硬件工程师发现,没有硬件的配合,李一一无法完成他的设想。于是,我冲进了配电房,干起了我拿手的工作:更换电路。

一阵巨震袭来,头上无数杂物掉落砸在我身上,我全身剧烈疼痛,一口热血喷出,我倒在了地上。

我陷入了黑暗中。可是,我的头脑居然还是清醒的!牛顿,顿爷,爱因斯坦,坦叔,霍金,金哥,我向你们祈祷过了啊,关键时刻,你们怎么都掉了链子,就不能好好保佑我了呢?

我的意识好像开始模糊,眼前,却有一个影像逐渐清晰,那是谁呢?带着眼镜,留着平头,气质温厚却带着一点锋利的中年男人,怎么这样眼熟?

我是大刘,刘慈欣。那个影像说。

我想了起来,那是在前流浪地球时代大名鼎鼎的科幻作家刘慈欣,科幻迷们叫他大刘。68年前的2008年,他写出了那篇著名的小说《流浪地球》,讲述的,就是多年后太阳老化即将氦闪,于是人类修建行星发动机,推动地球朝4.2光年外的比邻星星系驶去,寻找新的家园。那时候,所有的人都认为这是一本不折不扣的科幻小说,可谁知道,在他预言的那个时间段里,流浪地球居然变成了现实?更妙的是,刘慈欣是前流浪地球时代娘子关火电厂的电脑工程师,而我

,则是流浪地球时代行星发动机的硬件工程师,两个工程师,一个描绘了流浪地球时代,另外一个,却是生活在他描绘的时空中,这世界,多奇妙啊!

我咳着血笑了起来:“刘慈欣,大刘,我动不了了,我们,没法救这地球了。”

刘慈欣看着我:“老何,站起来,你得把你手里的电线插进电板,要不然,这地球就没法继续流浪,我建立的这个世界,也就毁灭了,这个世界里的人,也都会死去。”

我抓住身前的一个什么柱子,使劲用力:“大刘,来,扶我一把,你说你一个火电厂的工程师,写什么科幻小说,写就写吧,还不写的光明些,老是让人类吃这么多苦头,你看看,光这流浪地球,你让一半的人类都死去了,剩下的这35亿,眼看也快完了,你说说,你这样写,你就感觉开心吗?”

刘慈欣走过来扶我:“老何,我也不想这样写,可我们都是工科男啊,工科男最大的特点是什么?逻辑思维缜密,善于研究发现问题。这宇宙,本来就是一个黑暗的宇宙,他不讲道德,更没有所谓的人性,人类在这样的宇宙中,要活下去,往往要付出很多宝贵的东西,甚至是我们最珍视的人性。就像你们这一路救援,当火石和韩子昂同时掉下高楼那一刻,为什么所有的救援队员全部冲上去拉拴住火石的绳子,而不是去拉老韩?不就是因为你们知道,救了老韩,只能救他一个,而救了火石,却是救了几十万人吗?哪怕你们知道,这样做会让刘启和韩朵朵痛恨你们,但你们不还是这样做了?”

我极力稳住自己的身躯,举起手里的电线:“是啊,失去人性,失去很多,失去兽性,失去一切。这是你在你的那部小说《三体》里的名言。我们人类珍视人性,那是因为人性将我们和野兽区别开来,可是,在这黑暗宇宙中,人类又往往只能依靠兽性来延续种族的生存。就像你的《三体》里,被选为第二任执剑人的程心善良纯洁,却因为她的善良纯洁,不敢做出于三体人同归于尽的选择,最终导致全体人类的灭绝,只留下她一个最后的人类在宇宙中飘荡,承受着永无尽头的折磨。相反,曾被人类痛骂的第一任执剑人罗辑,却敢于以兽性面对三体人,不惜同归于尽,却一度拯救了人类,这是多么的讽刺,却又是多么的真实!”

刘慈欣的影像逐渐弥漫开来,慢慢消失:“老何,万事万物都有始有终,生死如常,可我,哪怕把人类的命运写的再悲惨,我还是相信,人类可以通过自己的努力来拯救自己。我写《流浪地球》也好,《三体》也好,都是为了提醒人类,不要忽视可能出现的危机,不要放弃努力。我如此,你,也是如此,不是吗?”

我微微笑了起来:“生死.....如常啊!”

我的手,把电线插进了电路中。

我的耳边,响起了李一一的狂喜叫声:

“老何,咱们成功了!行星发动机重启!马上就会点燃木星!”

我微笑着翘起大拇指,慢慢闭上了眼睛。

 

 

(编辑:黔州)

已经有 0 条评论
最新评论

版权所有:贵州作家网 2013-2020国家工业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黔ICP备18010760-1号

站长QQ519680416 电话15985051823 维权顾问:李向玉律师(贵州洲联合律师事务所副主任,电话:13628552882

公众号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QQ1群:598539260       QQ2群:1042303485

您是本网站第 76391911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