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贵州作家网:www.gzzjw.cn
分站: 贵阳作家网   遵义作家网   六盘水作家网   铜仁作家网   毕节作家网   安顺作家网   黔东南作家网   黔南作家网   黔西南作家网   贵安新区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 原创作品 >> 短篇 >> 正文

红红的玫瑰
信息来源:本站发布    作者:清风剑客    阅读次数:13797    发布时间:2020-11-09

多年以后,当我第一次领女人进我的单身宿舍,在铁床的床腿突然断裂的那一刻,我全身瘫软的像根面条,才真正见识了色字头上的这把刀的威力。

.

姥姥,女娲娘娘为什么要造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啊?

夜晚寂静的小院里,我仰着小脸好奇地问道。

她和蔼地笑了笑说道,

因为要做个伴儿,要繁衍后代啊。

那什么又是繁衍后代呢?

咸池呀,你还小等你长大了就明白了。

月光村的路,一经我和小伙伴们奔跑而过便尘土飞扬,我们就像一群脱了缰的小野马,驰骋在快乐的时光里。当我把散落在小旅店周围草丛里的避孕套拣起来,当气球吹起来带回家的时候,我母亲只说了一句脏死啦,赶紧扔掉了。

.

玫瑰街,望着家家户户阳台上盛开的红红的玫瑰,我回忆起故乡白月光村那条开满犬蔷薇的小路上,一个前突后翘的迷人曲线从我身旁走过之后,几乎让我失眠了一年。直到她悬梁自尽的那天夜里,当她苍白僵硬的身体被盖上白布的那一刻,我的深深地埋藏在心底的那个占有欲才彻底破灭了。也许冥冥之中自有安排吧,直到有一天我回宿舍在小巷里遇到了她,一个带着孩子风韵犹存的夜鸟,我的那个占有欲又一次从心底复苏了。我再也没让别的男人碰过她,她说我搅了她的生意,我说:

我来养活你,还你的那个小不点儿。

.

飞机一落地,当我走进燕子路那幢低矮脏乱的老楼,昏暗的楼道中,一阵野猫的凄惨的叫声,让我感到有点毛骨悚然。我心里想:

这个鬼地方,明天就让她们搬出去吧。

我还在奇怪这么晚了门为什么没有锁,眼前的一幕让我惊呆了——通过从临街的窗户折进来的斑驳的光线,我看到地上满是针管和带血的棉签,孩子瑟缩地躲在墙角里,丁梅则奄奄一息地仰卧在床上,用干枯的手抓住了我的胳膊,那双已深陷的斟满愧疚和悔恨的眼睛,在她说了一句我对不起你和孩子……”便永远地合上了。毒品夺走了我心爱的人,也彻彻底底的颠覆了我的那个占有欲——我不可能永远地占有一个人的身体和灵魂,但我能占有与她在一起的每一分每一秒。

.

——池,从生辰八字来看,你的一生会遇到三个女人,一个占有了你的灵魂,一个占有了你的身体,最后一个会占有你全部的爱。

我想起了月光村的黄麻老婆子对我说的那句话。那是我施舍了她一个张烙饼之后。她还给了我三颗玫瑰花的种子,在一个温暖的清晨三颗种子同时长出三朵红红的玫瑰。如今两朵已经枯萎了,只有一朵还在有些倔强地绽放着。

 .

某日黄昏,还未从阴霾中走出来的我,又回到了燕子路那幢老楼里,我看到丁梅就站在昏暗的楼道里,穿了高跟鞋和短裙,披散着长发,从香肩的包包里拿出了一本小仲马的《茶花女》。

……你也看看吧,我在没有生意的时候都要翻上几页的。

我伸手去接,手所触及的只不是内心的伤痕。我回忆起那个下着蒙蒙细雨的黑色星期五,我把那本书放在她的骨灰盒上一起埋掉了。此刻我知道她已经收到了并且每一天都在阅读。我想那天堂无忧的花园将褪去她苦妓的皮囊。

.

窗外潇瑟的秋风,摇下了枝头最后一片叶子。当思念再一次让我拿出了丁梅的相片,一个穿着风衣留着长发从我的窗前走过的年轻女子,仿佛就是从我手里的相片刚走出来的似的。我一直跟在她的身后直到走上了穿过街心公园的小路,我再也无法抑制住内心的激动,我想拦住她,她一个反手把我撩倒在地,把我摔了个嘴啃泥。当我近距离观察她时,我摇了摇头心里想只是有几分相像而已。她执意要把送回去,于是我就胳膊搭在她的肩膀上,在他搀扶下一瘸一拐地往回走。

你的身手够敏捷的,我的肋骨……”

她用半是开玩笑半是告戒的口吻说道:

我在警校练过几年擒拿,今天算是拿你试试手了。以后可别再这么鲁莽了。

.

她叫可岚,是光明社区的的一名片警,辖区的居民,有个大事小情都愿找她,我也不离外,有了初次见面,我就想把丁梅的事向她和盘托出。

你是说半年间,你的未婚妻突然染上了毒瘾出的事吧?

……”

她那锐利的眼神我几乎都不敢抬头看,我就像一个供叙犯人的犯人了。夜晚,我和她假扮成情侣在一家KTV的练歌房里,找到了绰号眼睛蛇的毒贩。我们说是替丁梅还钱来的。

我看你像警察!

他瞪圆了小眼打量着可岚。气氛瞬间紧张起来,我掏出了丁梅的相片,才使的剑拔弩张的势态缓和下来。

老板,手里还有糖吗?

可岚老练地说道。

有麻果。

眼睛蛇的小眼睛一亮说道。

麻果,也行。

要多少?

一筒。

什么时间一起吃饭?

可岚的一系列的暗语让眼睛蛇对于这次交易深信不疑。

.

 尝到了甜头的眼镜蛇把我们当成他的财神爷和朋友了。

我们这个贩毒集团在整个东南亚来说也是数一数二的。

你们就不怕掉脑袋吗?

 我问道。

掉脑袋,但凡是上了这趟车的人早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了。

 眼镜蛇冷笑了一声接着说道。

再说了有毒王保佑准保万无一失。

毒王?

 可岚接过话头问道。

就是经过几代老大,用毒品喂养起来的人,据说他在死的那天,成群的乌鸦把上百亩的罂粟都啄食待尽了。

对你们来说,这个损失可不小啊?

损失,总比一网打尽的好。

最近,我们老大还准备斥巨资从国外引进一艘小型的潜水艇哩。

.

 俗话说得好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就算是你的手段再高明,只要碰了底线,也会一击即沉的。在这伙犯罪分子落网的那天,可岚锐利的眼神突然变的柔和了。

今晚,我请你吃饭哈

当我们二目相对的时候,丁梅的影子仿佛就悬浮在晴朗的天空中,她露出欣慰的笑容之后,随着天边的那朵云飘散而去。

 


(编辑:黔州)

已经有 0 条评论
最新评论

版权所有:贵州作家网 2013-2020国家工业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黔ICP备18010760-1号

站长QQ519680416 电话15985051823 维权顾问:李向玉律师(贵州洲联合律师事务所副主任,电话:13628552882

公众号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QQ1群:598539260       QQ2群:1042303485

您是本网站第 76381057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