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贵州作家网:www.gzzjw.cn
分站: 贵阳作家网   遵义作家网   六盘水作家网   铜仁作家网   毕节作家网   安顺作家网   黔东南作家网   黔南作家网   黔西南作家网   贵安新区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 原创作品 >> 短篇 >> 正文

韩辛的经历
信息来源:本站发布    作者:蓝雨    阅读次数:6993    发布时间:2021-01-20

这是在2014年。

退休女职工韩辛同许多人一样,被电视天花乱坠的诱导,在网上抄白银。

俗话说,“上賊船容易,下賊船难”,一年时间里,韩辛守更熬夜盯盘,听所谓老师分析行情,不但亏了身体,还将自己多年省吃简用攒下来的积蓄都搭上了。

平台老师自诩有多年的炒股经验,在网上喊单,让客户跟着做,说带领客户赚钱,保证会盈利,可是,全是反方向。于是,分析师就让平仓,如果平仓就会亏损,这叫做止损,而韩辛舍不得止损,就入金杠单,将每月退休金全放投进去,有时她将每月生活费控制在几百元内。

没想到,一夜醒来,系统自动平仓,帐户几十万全完了,没有剩下一分钱。顿时,她傻眼了,感觉天都黑了,她欲哭无泪,真想纵身从楼上纵身跳下去。

她不敢告诉家里人。独自悄悄承担这巨大的痛苦。

后来在网上遇见了维权群,方才知道这些抄黄金白银的以及各个大综商品,还有邮币卡等等名目烦多的平台全是黑平台,那些平台后台黑操作,他们进行虚拟交易,欺骗客户,洗劫客户的钱,

这场空前的灾难至使无数人负债累累,无数人倾家荡产家荡产,还有人跳楼自杀。一时间,天空被乌云笼罩着。

在维权群领袖的指导下各平台的一些难友要回了自己的血汗钱。

这使韩辛感到有了希望,她也决心讨回自己的血汗钱。

电话联系上了在北京平台的客服,”我要投诉”,平台说让她去一趟。

为了省钱,她订了从云城到天津转机到北京的晚班机票。

航班晚点,快抵达天津时,身旁的旅客说,到了天津,地铁已经停开了,城际车也没有了,天呐,我该怎么办啊,她内心一阵恐慌。

到天津机场已是深夜一点多鈡,看来只有住旅馆了,可是她从未到过天津,这人生地不熟的,又是深更半夜,不知道怎样找到旅馆。韩辛看见从身边走过的三三两两同行的旅客,感到自己是那么孤单无助。

她在转盘取了拖箱,向出口走去,只见外面的大厅已是空荡荡的,只剩下两三个旅客正走出大厅,此时,她心里一片茫然。

见靠近出口的们前有一名工作人员她正要走近去打听何处有旅馆,一位女士近前来问道,“”想不想拼车到北京”?哇,她心里一阵欢喜,上帝派天使来助我了,感谢上帝。好的,“我愿拼车”,正说着,又走过来一位男士,“你想拼车吗”那位女士问道,“”愿意”啊,他爽快的同意了。

每人200元,4个小时的辛苦夜行,抵达北京已经是凌晨四点多钟。

提前预订的七天店十分狭小,拉开窗帘能看见对面那伸手可及的小窗户,五合板的地板有几块上翘使室内有块小斜坡,不敢踩上去,生怕断裂而下陷。

此时,又饿又渴,这深夜里,找不到吃的,只好就将自来水烧热咕嘟咕嘟喝几口,然后在狭窄得几乎身都转不了的地方去冲了澡,赶紧缩进被子。

七天店的好处在于被子挺干净。

第二天清早,在店里吃过简单的早餐就出门,乘路公交车再走一截到西直门地铁口

高峰期,潮水一般的人流,一张张表情紧绷的脸,空气中一股污浊的气味几乎让人窒息,车厢拥挤得水泄不通。

按平台客服电话的指路,她出地铁走了一段路,找到海淀区中关村交易大厦二楼的该公司,经过一番交涉,对方说给两千元补赏,韩辛当然是不能接受的,被骗20多万呐。

维权群领导说过,要让他们全额退款。因为这是一场虚拟交易。

“等我们给领导汇报,你明天来听信吧”,她信以为真,第二天她来到告公司,他们说领导还没回来,第三天是同样的答复,这时,知道自己被忽悠,被耍弄了。

你们这些骗子,她怒火中烧。

这时期,有无数被骗的难友组成团队拉横幅,曝光黑平台讨要血汗钱。她决定明天写个横幅给这个黑平台爆光

因为方向感差,从平台回来,在北京纵横交错的街道上,她找不到所住的酒店了,在街头从这条街到那条街穿来穿去走了几个小时,天色暗下来,.也许今晚要在街上流浪了。带来的钱快用光了,韩辛不敢打的,心里正十分焦急,这时,遇见一位开大头车的老汉。

老汉将她送回酒店,不收她的钱他说他是开出车出来遛圈的,真是急难时遇上了好心人,感谢上帝。

第二天,她学着团队的做法,写了一张小横幅,“鑫鑫贵金属白银有限公司骗我20多万血汗钱”她在大楼下的人行道旁用双手举着。

街上行人匆匆而过,只是偶尔有人瞟一眼她的横幅。

大约半小时后,有巡查的警察开车过来停在楼下宽大的空地上。

两名警察看见了她举着横幅,走上前去,一名高大粗壮的警察说道”不许在这里举横幅””收起来”韩辛放下手中的横幅,警察将横幅没收。

第二天她又去了该公司,“我们领导要过几天才回来”,公司的人说道,无奈之下,她拨打了110

派出所两名警察来到公司,“把你们领导叫出来”,这时,公司领导露面了,其实公司领导一直都在,但是一直躲着。前两天,她在公司就看见过这个矮个子情神猥琐的男人。

双方被带到派出所,公司共有三人被叫去。

派出所一名女的做了一番调解,公司做出给两万的决定,韩辛显然是不会同意这荒唐的结果。

调解无效,女调解员将双方交给了警察。

双方来到过道的长倚上等候,

这时有一位四十来岁的女士在左面大铁门一侧的窗口情绪激动的同一名二十多岁的警察说着什么。

她是北京人,在一个平台做邮币卡被骗了十多万,她是来报案的,不知为什么这名女士同窗口的警察呛了起来。,“我要投诉你,”她愤愤的指着窗口的警察说道。

由于共同的遭遇,她同这位女士聊到了一起,

窗口的警察看见了她俩说话的情形,由于刚才这名女士在窗口对他表现的强势,他看见她们两人说得这么热火,心里很不爽。等了近一小时了,没有警察来处理韩辛和平台的事,

见窗口那位警察在走廊上同另一位报案人说话,这时看清他的脸,一双小眼睛,脸似瘦猴,左前胸还別着一枚团徽,他的警号是023860 

已经有 0 条评论
最新评论

版权所有:贵州作家网 2013-2020国家工业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黔ICP备18010760-1号

站长QQ519680416 电话15985051823 维权顾问:李向玉律师(贵州洲联合律师事务所副主任,电话:13628552882

公众号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QQ1群:598539260(已满)      QQ2群:1042303485

您是本网站第 96251059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