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贵州作家网:www.gzzjw.cn
分站: 贵阳作家网   遵义作家网   六盘水作家网   铜仁作家网   毕节作家网   安顺作家网   黔东南作家网   黔南作家网   黔西南作家网   贵安新区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 原创作品 >> 短篇 >> 正文

心雨无痕
信息来源:本站发布    作者:袁定鸿    阅读次数:8050    发布时间:2021-01-26

我只是一株狗尾巴草,不经意落在虚拟的世界里,我看到了真实。

                                                      ——题记

 

 

雨巷。昏灯。湿窗。

远处传来几声犬吠,像一位迟暮老人在夜间无助的低喘,落寞,凄凉。

窗外,十步之遥,一株银杏已然落光叶子,佝偻着一副废然的身躯。邻居识得是丁未年种下的,已近不惑了,却没有结过一粒果实,想必是公的。

孤然想道:那树下心形的银杏叶,会不会被年轻的后生拣去,赠与自己的初恋。现在的年轻人,恋爱挖空心思赶新潮,直让中年人艳羡不已。

孤然也曾拾过那种树叶,但在长久地端详之后,往往掷于风中,那时,脑里电闪的念头是:拉杂摧烧之,当风扬其灰。

这一刻业已凌晨3时。

四个小时之前,是214日,当时,孤然幻想着将会是漫天飘舞的玫瑰,不曾想,却迎来了今年的第一场雨。

淫雨菲菲,温度骤然下降。孤然被冷空气包裹着,虽然身边确实存在一种虚幻的体温,但他觉察不到一丝可怜的温暖,只得幽灵般揭开被角。

在夜里,穿衣必然会带来很大的声响。孤然索性不穿衣服,打着赤脚,趔趄着,如行者驾雾腾雾般,来到外间的屋子。

外间屋子的外面,就是那株银杏树。

树上,横挂了一根电信电缆,将树干勒起永不消逝的凹痕。此时,雨略带了一丝声息,如怨妇饮泣,呜咽有声。电缆的下端,一串密密麻麻的水珠,欲滴未滴,仿佛风干了的眼泪化石,晶莹剔透。

孤然突然间觉得脖子里多了一个硬块,堵得自己生生的难受,遂强忍着,把酸楚折叠在心底,打开了电脑电源。

一阵强光闪过,孤然贼也似地向里间张望,幸好,出来时已把里间的门带上。屋里没有人翻身的动静,才稍稍舒了口气,忙不迭摁着F9键。

F9是亮度减弱键。当能见度几近5吋,孤然打开了网页,他明白,那其实是遮掩的伎俩,倘若真的有人冒出来站在背后,他可以虚晃一枪,配合计算机闪电般的速度,桌面上就会什么都不复存在。

挂上了QQ,那村姑般纯纯的妇女图标已泛成灰白,一个小时过去,仍没有跳动和变成彩色的意象。孤然的手开始发抖,但他却死盯着图标,一瞬也不瞬。她是他的牵挂,是他的灵魂。每日里,虽然都是遥遥数千里,但却呼吸可闻。

在这特殊的日子里,他却看不到她,不能与她说一句话,其实,哪怕是一个字,他都甘愿,且还睡得着。但是,这一切,在今日,竟是熟透的黄梁,十分的遥远。

陪你听雨!我的燕子!原谅我!孤然哆嗦着嘴唇,感觉眼里水漫金山,就急忙合上眼。

细雨依旧执着地下着,悉悉索索的。

 

 “谁?

孤然斜靠在木椅上,尽量让木椅的两只前脚翘起,足足等了半个时辰,终于看到了一个圆圆的,俏皮的QQ表情,还有那个带着问号的字。

今日有雨,我是孤山上的铁塔,给你寄去相思一线,让它永存于你心灵的邮箱里!要不,你来陪我听雨?孤然第一次与陌生人说话,按捺不住心头的狂跳。

有雨的地方我都在,有雨的地方都有诗意——淡得无痕的诗意!诗意无痕,我是归燕,以后就叫我燕子吧,那样好亲切!

好个细心的女人!竟然把 “诗意无痕陪你听雨两个昵称连缀得天衣无缝。孤然莫名地激动了,鼻尖努力往前伸。液晶显示屏上隐约现出了一个O型的雾气,像极了陪你听雨微张着的小嘴图标。

这是孤然与归燕的初次相识,时光倒流,则是圣诞前夜的事。

 

雨是一粒思念的琥珀。

显然,今天的等待终归成了无奈,因为谁也不会在凌晨3时上网。孤然只好采用别一种方式,输入了邮箱密码,一会儿的静默,窗口成了醉人的翠绿色,复制了归燕的地址,他在里面给她留言:

燕:

情人节里,你这候鸟去了何方?

我看不到玫瑰花的颜色。天堑遥遥,长夜寂寂,思念牵扯出乱麻的影子,在心绪里缠绵。我好想回到去年的冬天,那虽是浸入肌肤的寒意,但我们可以围着心的火炉,说一夜的长话。今年,冬天还会来吗?

不如给你说一个故事吧!

那一天,雪像天堂里撒下的诗,在我个人的天空里醉舞。

为了留住这十年难遇的景致,我骑车走过了很远的路,来到学校取相机。返家途中,有一个岔路口,很多村民笼着袖子,在那里围成一大圈。因为好奇,我停下车挤了进去,看见一个很大的纸箱,里面是一个女婴,兔唇,脸已冻成青紫。一个快嘴的妇人对我说:你没有女孩,不如带回去领养。我动了恻隐之心,可突然想起一个职工超生被开除的惨状,我只好去派出所咨询,可他们让找民政办,到了那里,说先等镇长签字才可以的。

镇长西装革履,两颊像含了两颗永远不会化的糖,他像毛老人家挥着肥嘟嘟的大手:找村长出具证明后再讨论!

我急忙向原路返回,不料女婴已冻得断了气。

聪明的你一定明白了,在这个情感的故事里,我是你舍下的弃婴啊。

傻傻的孤然

等不及卡巴斯基引擎杀毒,孤然移开椅子,把脚尖踮在椅面上,在书柜的第四层摸索着

那儿有一本老式的厚厚的辞海,页边已用浆糊涂过了,中线却能打开,内部业已镂空。待合起封面,就还原成一本真实的书本。

辞海里面是12只天麻,亲密地拥抱在一起,每一只都呈婴儿透明的肉色,那是孤然冒着严寒从摩托车轮子下拾来的。他想,应该可以治好归燕所说的头晕的小毛病,可怎么寄出去呢!虽然一次次地问过台州确切的地址。但燕儿未说,他不敢再问。

 

已经有 0 条评论
最新评论

版权所有:贵州作家网 2013-2020国家工业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黔ICP备18010760-1号

站长QQ519680416 电话15985051823 维权顾问:李向玉律师(贵州洲联合律师事务所副主任,电话:13628552882

公众号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QQ1群:598539260(已满)      QQ2群:1042303485

您是本网站第 96247030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