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贵州作家网:www.gzzjw.cn
分站: 贵阳作家网   遵义作家网   六盘水作家网   铜仁作家网   毕节作家网   安顺作家网   黔东南作家网   黔南作家网   黔西南作家网   贵安新区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 原创作品 >> 短篇 >> 正文

雪花飘飘de白马河
信息来源:本站发布    作者:罗雍品    阅读次数:7303    发布时间:2021-04-04


我敢说,阿丹是世界上最美丽的女人,一想起她,我就情不自禁地回到了自己的青春岁月。尽管时光在无情地流逝,许多往事来不及回首,犹如萤火一闪即逝,但是她在我脑海里出常浮现,音容笑貌仍是那样的清晰,我希望这种回忆永不褪色,永远保存在心底。

 

故事还得从那场大雪说起,因为从此我喜欢阿丹,喜欢了冬季,从此我的人生沉浮竟然与江淮古城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我的人生故事并不算遥远。那是1975年寒风刺骨的隆冬,北风呼呼地刮过山野,无情地吹打着校园的古树,我的面庞如同刀剐一般难受。当时我正是公社中学初一班的学生,坐在教室里参加期末试考,身上只穿一件单薄而破旧的蓝卡几布衣服,紧张加寒冷,使得全身发抖,钢笔从红肿的手中掉了好几次。

 

考完期末试,已经是暮霭降临,我一路小跑,赶了五公里路回到家,夜里纷纷扬扬地飘起了漫天雪花,轻轻地飘打着窗户。第二天清晨,狂吠声把我从甜美的梦中吵醒,听到父亲开门吆喝着老黄狗到一边去。

 

父亲在隔壁说:老陈来得这么早呀,我刚生好炭火。你父女俩快坐下烤火。

 

我睁开眼睛朝壁缝里细看,外乡陈石匠坐在火堂旁边同父亲说话,身旁坐着一个年龄与我相仿的女孩。她穿着一身缀满补丁的蓝色便服,头上扎了两个羊角辫,小脸冻得红扑扑的,脚上套着一双草鞋,两排脚趾冰得像红萝卜。她一双大眼睛不停地闪烁着,朝着贴在木壁上发黄的旧报纸看着。

 

陈石匠问:老罗,咱俩在乡场上说起过年的事情,我家里孩子多,生活困难,今年秋季生产队里的粮食歉收……在乡场上你答应我的有变化没有?

 

父亲说:唉呀老陈,我俩几十年交情了,说的话比铁钉钉的还管用,什么也变不了。这个家是我说了算,一个大男人的怎么随便说假话?谁没有困难的时候?凑合着送你五十斤大米给孩子们过年吧!

 

母亲从厨房里走出来。

 

父亲说:快去把柜子里的米分一半给陈石匠,大人可以饿肚皮,这些嫩娃娃不能饿。

 

母亲来到我的床边,一边打开柜子舀米,一边低声说:四娃,快起床,我们家来客人了,快去倒杯茶。

 

我好奇地穿衣起床,洗过脸,来到火堂旁边,给陈石匠和女孩各自倒了杯茶,站在一边。女孩看了我一眼,羞涩地低下头去,盯住火堂里烧得旺旺的炭火,沉默不语。

 

父亲绽开老脸得意地说:陈石匠,这就是我的四娃,属虎的,进山虎,今年在公社中学上初一,成绩是数一数二的。

 

陈石匠的胡茬上挂着雪花,嘴里叼着一根短烟杆,掐住指头仔细地打量着我,呵呵地笑着说:嗯,好好!我女儿阿丹属兔的,也是上初一,成绩嘛听老师说是中等。唉呀,以后都是做庄稼的命。四娃和阿丹的八字刚好相配,不如我们打个亲家,你看如何?

 

父亲笑逐颜开,和母亲一道细细地瞧着旁边的女孩。那女孩的脸立刻红到了耳根。

 

母亲问:陈大伯,婚姻大事,可不能掺沙子,戏男不戏女哦!你回去和阿丹娘商量了再答复也不晚。

 

陈石匠说:老罗说的话是铁钉钉的,那我的就是钢钉钉的,她娘敢说个字?

 

父亲从卧室里扛出半袋大米,来到火堂边交给陈石匠说:你父女俩吃了早饭再走。

 

母亲从厨房里走出来,同父亲一起苦苦挽留父女俩。

 

陈石匠把烟头灭了,将大米扛在肩上,站起身说:不了,我们还得赶路,一家人就指望把这袋米送回去下锅。

 

父亲说:天气不好,我不留你。我送你父女俩出村口,这段时间阶级斗争很严,小心别人把你老陈当投机分子扣押了。

 

陈石匠慌慌张张跟随父亲出门,女孩回头看了我一眼,出门去了。母亲急忙转身跑进厨房,兜着两个烤得香喷喷的白米饭团追出门去,老黄狗摇着尾巴也跟着消失在风雪中。

 

好一阵子,母亲身披雪花回来神秘地对我说:四娃,你知道不?这女孩阿丹是你将来的媳妇,人长得水灵灵的,是我娃的福分。陈石匠看中咱家三间瓦房,爽快答应了这门亲事。说等你俩读完初中,就把婚事办了哩。

 

我心烦意乱地说:我还小,我还要读书。要是老师知道了,会把我开除的。

 

母亲生气地说:读去读来,还不是种庄稼的命,成家立业是早晚的事情。老师又不是神仙,咋会晓得?这件事只有天知地知蚂蚁子知,谁会把你开除了?

 

父母为我操办的这件事情让我提心吊胆,生怕泄露天机。新学期开始,我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回到了公社中学,班上转来了一位叫阿林的新同学,他正好与阿丹是伙伴和同学。我从课间与同学的闲谈中,得知阿林是被开除后转过来的。但是什么原因,阿林对我是闭口不提。

 

班会课上,老师严肃地说:初中生是不允许谈恋爱的。我们班居然有同学搞对象了。希望这位同学好自为之,不能一犯再犯。全班几十双眼睛一下子扫来,让我无地自容,豆粒大的汗珠从额头上滚落下来。所庆幸的是,老师批评的不是我,而是阿林,让我虚惊一场。阿林坐在教室角落,脸红得像秋天熟透的柿子,坐立不安。事后得知阿林因为与班上的一位女生谈恋爱而被学校开除才转过来的。

 

 

周末,我回到家,母亲正好扛着锄头从地里回来,唠叨着:前几天我去外乡赶集回来,听说阿丹学习好。要是她考上高中,可能这门亲事就要搁一搁。四娃,你可要在读书上好好下点功夫。

 

听了母亲的话,我暗暗下定决心好好学习,一定要考上高中。

 

光阴似箭,初中毕业后,我和阿林都考上了镇上高中。报名那天,并没有看到阿丹。正好,阿林成了我的同桌。当我坦诚地把心里的秘密告诉阿林时,他眉飞色舞地赞扬阿丹长得十分漂亮,可是落榜了,仍在本地初中部复读初三。听后我感到有几分懊丧。

 

镇上的高中校址,原来是火车转运站废弃的仓库,恢复高考以来,区高中部设在这里。我分进了高一(1)班。全班五十四人,有三十多人是镇上的名流子弟。他们出生的背景很好,父母都在地方行政、铁路等部门担任要职。这些子弟,对于我们乡下来的总是不屑一顾。

 

班主任叫熊铭雄,不知是哪届学生暗地里给他取了个优雅的外号:两头熊。他是一个三十多岁的中年汉子,长得肥头大耳,一米五几的个子,穿一身蓝色中山服,到校时挺着个沙包肚,有点大人物的派头。他上课有个习惯,就是一边抽叶子烟一边讲课,搞得满教室烟味呛人,特别是那些女生受不了,咳嗽得要命。两头熊兼上我们的化学课。据说高中部老师人数不够,把他从小学调上来补充的。我从来对理科不感兴趣,学得不好,以至于时常被两头熊骂得体无完肤。不知是什么原因,只要到化学课,我就打瞌睡。一次,两头熊把我从睡梦中揪起,站在桌旁。我趁机向他提问:熊老师,那核电荷数为什么一个带正电,一个带负电?

 

两头熊不慌不忙地把烟嘴从口里拔出来,往地上吐了一口唾沫,说道:这个问题很简单嘛!就像你是男的,而不是女的,没有为什么?懂吗?

 

两头熊出人意料的解答,引起全班哄堂大笑。经过这件事以后,我对学习理科丧失了信心。

 

我同两头熊的关系日渐僵化。高一班夏季举行月考,两头熊监考我们班的物理。他板着面孔,坐在讲台前抽叶子烟,双眼鼓得像两个乒乓球,同学们被盯得死气沉沉,不敢发出一点声响。坐在我前排的女同学李牧佳是班上最漂亮的女生。因为她家的背景很好,爸爸是镇武装部的头面人物,母亲是镇税务所所长,所以平时很少和乡下来的任何一个同学交流,大家都叫她冷面美人

 

考试进行不到一小时,教室里轻轻从窗外吹进一阵微风,把李牧佳的试卷刮进了我的桌下。她几次想弯腰去捡试卷,两头熊在讲桌前嚎叫着:不准违反考场纪律,违者交学校处罚。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李牧佳急得如同热锅上的蚂蚁,暗示我帮她捡起。想起她平时对我冷眼相看,我也懒得理睬,暗自洋洋得意。她东张西望后,狠狠用高跟皮鞋踩了我的脚尖。我痛得眼冒金星,只得低下头去帮她捡起了试卷。两头熊气势汹汹地走过骂我:早就注意到你投机取巧,想打李牧佳的歪主意,厌学就回家看牛去,在这里舞弊逃得过我的眼睛吗?

 

全班同学听着两头熊的话,一个个仰天大笑。最后,我被两头熊扯进了校长办公室,写了一份三页纸的深刻查讨,才算完事。

 

第二天晚上,学校停了电,一片黑灯瞎火,同学们成了散兵游勇,三个一群,五个一伙,在校园里乱窜。我和几个同学在操场边上的老槐树下吹牛。同学小猴子神神秘秘地来到我的身边低声说:有人找你。

 

我跟随小猴子走出铁门,来到小镇街面上,什么人也没有。我问:你骗我来街上当小偷?我回去了。

 

小猴子不说话,生拉硬扯带着我又拐进了一条巷子,来到镇外田野旁的一口井边。月亮刚刚从东边露出半张脸,大地银白一片。泉水咚咚作响,清幽的月光中,我看到李牧佳披着一头秀发,穿一件洁白的长裙,早已经等候在那里。李牧佳从井沿上的一个盆里递给小猴子一个月饼,小猴子笑呵呵地走开了。

 

李牧佳又从盆里递给我两个月饼,说:这是我爸爸从省城带来的,今天叫你来,就请你吃,压压惊,前几天考试都是我不好,让熊老师误解了你。

 

李牧佳说出了要找我的原因,我呵呵大笑说:事情都过去了,当老师的也有难处,谁都不怪,都怪那股阴风把我整惨了。

 

李牧佳也呵呵大笑起来。我俩坐在井旁的石头上,仰望天空皎洁的明月。我狼吞虎咽地吃完了月饼,准备想离开。李牧佳认真地说:你不想说点别的吗?

 

我笑呵呵地问:李大小姐,想听什么?

 

李牧佳说:其实,刚上高一时,我就发现了你。你长得帅气,很想同你说说话,可是……”

 

我接下去说:因为我是乡下来的,家里穷,怕别人笑话。 

已经有 0 条评论
最新评论

版权所有:贵州作家网 2013-2020国家工业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黔ICP备18010760-1号

站长QQ519680416 电话15985051823 维权顾问:李向玉律师(贵州洲联合律师事务所副主任,电话:13628552882

公众号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QQ1群:598539260(已满)      QQ2群:1042303485

您是本网站第 105869411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