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贵州作家网:www.gzzjw.cn
分站: 贵阳作家网   遵义作家网   六盘水作家网   铜仁作家网   毕节作家网   安顺作家网   黔东南作家网   黔南作家网   黔西南作家网   贵安新区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 原创作品 >> 短篇 >> 正文

换岗前夜
信息来源:本站发布    作者:文刀云    阅读次数:8486    发布时间:2021-04-06

现在发布未来一周黔州省气象预报:受强对流天气影响,未来一周,省南部、西南部将出现大面积强降雨,黔定县未来3小时内降雨量将超过320毫米,请广大群众做好防汛准备……蔡聚国从沙发上站起来,顺手拿过大搪瓷缸,呷了一口浓茶,嘴巴对着茶缸吐了两口茶渣。顺手从茶几上拿起遥控板,摁灭了电视。伸出粗糙的、满是小伤口的大手,捋了捋头上稀疏的几根花白头发。从木门背后取下雨衣,走到门口,弓下腰,双脚并用,迅速将水胶鞋穿上,一个转身,蹬蹬蹬的下楼到了道班院坝里,又掏出钥匙打开了一间小房子,上面写着“黔定公路管理段应急物资储备库”。一进门,他就径直朝着安全锥、安全绳那边走过去。匆匆拿了几个安全绳,来回提了四五趟安全锥放在养护车上,这才哐地关上木门,拔出钥匙,应急物资储备库是从原来的道班房改造而来的,门顶的玻璃有些老旧松动,发出叮叮叮的晃动声。

现在已经是晚上七点四十多了,天色很低沉,早些时候下的雨还没干,在水泥地上留下一些镜子般的小水凼,映着将晚的天空,泛着灰白的亮光。槐树叶子落了很多,有青有黄,圆圆点点,还没来得及打扫。院子正中央那颗大槐树耷拉着枝叶,一动不动,静静地观察着他的一举一动。蔡聚国心中有数,因此不慌不忙,当了二十五年的站长,他早已经习惯了。但凡在这个时节,这里总会出现暴雨天气,路基边坡垮塌是常有的事,只是有的年份塌方规模大,有的年份运气稍微好点,没有那么严重。从刚才的天气预报来看,今年这里,注定有一场水毁攻坚战。前两天,他已经将应急物资重新清点了一遍,缺少的也已经从段部库房申领了,尤其是安全警示标志牌、安全警戒线和手电筒,蔡聚国特意多要了些,一些小物件已经放在车上了,以备不时之需。

蔡聚国走向养护车,伸手开门的同时又想起了什么,朝着宿舍喊道:“贵莲,我今天加班,要去巡路,不用等我吃饭,一哈你记得给妈换尿片”。也不知道妻子听没听到,蔡聚国就钻进了驾驶室。发动汽车、车灯光柱移动,转悠着出了永和养护站大门。

这一切都被站在二楼养护站宿舍窗前的陈家香看在眼里。是的,同作为道班工人,她并没有与班长一起出去巡路。多年来,永和道班已经形成了一种默契:但凡晚上加班巡路,都是站长一个人出去。除了陈家香外,还有另外两个女道班工人,楚秋菊和黄璐璐,十多年前,她们都是在收费科工作,随着国省道收费制度取缔,上级党委为了照顾她们,不至于失业,就把她们安排到基层道班来了。黔定公路管理段的几个站中,永和站的人员分配较为悬殊,为了能圆满完成任务,蔡站长主动打破“个人干包责任段”的模式,采取大家合作完成的方式,通过合理分配工作,确保每月任务全部完成,虽然他们主劳力单薄,但他们每月完成的工作却是黔定段所有养护站中最出色的。当然,蔡班长时时处处照顾着三个女同事,有什么重活累活都是抢着做,她们三个都看在眼里,记在心里,平时工作也很用力,那些花巧功夫、拼手脚快的活路她们也是抢着干。

明天到单位交接了工作,领取了补偿金,她就不再是养路工人了。

随着公路体制改革,养护工作推向市场化,财政实行零基础预算制度,所有资金来往都要走对公账户,不能打给个人。像陈家香这样转岗的人员,单位已经没有办法给她们发工资了。前两天,党委派人来宣布了政策,彻底宣告了转岗临聘工人在公路事业单位的结束。这些年,随着公路管理单位职责职能变化,养护工人就没有招录过,基层养路工人有的解聘,有的退休,不久的将来,公路养护站也将不复存在。去年,一部分公路养护作业推向市场化,青云堡养护站工人就分流到了附近的站,现在就只剩那一栋旧养护站房了。干了大半辈子养护工作,就这样丢下了,还真舍不得呀,更为重要的是,儿子现在正在上高中,丈夫身体也不好,闲在家中,全靠她一个人养活呀,想到这里,陈家香感到后背有些“阵痛”,眼皮使劲向上翻了翻,随即吐了一口长气,吹动着头上的刘海乱飞,扭头看了躺在客厅床上的丈夫一眼,又陷入了无尽的沉思中。

蔡聚国同陈家香的性质一样,也是转岗工人,按照单位下达的通知日期来说,今天下班了他就不算是永和站工人了,但在他心里,明天的太阳还没升起来,这日子就算没到,他的责任依然在肩。他现在没功夫去想换岗的烦心事,他要在暴雨来之前把养护的路段全部跑一遍。每次他都和好花红段的邹文平站长在三江寨碰头,要是去晚了,是会丢面子的。

这条路是通往临县好花红的主要干道,车和往常一样多。天已经黑尽了,车灯显得格外亮堂,在沥青路边跳跃,一会儿变成光柱射向天空,一会儿变成椭圆印在路上。老远望去,像无数双眼睛在四处瞟动着。山那边,电闪忽现,雷声低吟——暴雨即将来临,蔡聚国这样预判着。

车行驶到七里冲路段,山上一片葱绿,隐约可以闻到茶的清香,这里是大名鼎鼎的永和毛尖茶种植地,茶树行间,修剪得整整齐齐,车灯照处,茶叶从墨黑中泛出黄绿,一片嫩色晶莹剔透。但这里也是水毁的重灾区,虽然连年都做边坡防护工程,但由于山体高、土质松,加之雨量大,持续时间长,这段路每年端午前后都会出现滑坡现象。

车在距离上坡路段还有一百多米的地方停了下来,蔡聚国跳下来,把探照灯戴在头上,打开车斗栏板,取下两块安全警示牌放在路边,趔趄着把旁边的四块石头依次搬过来,压在安全警示牌的支腿上,用力摇了摇,又退后几步,歪着脑袋看了看,再走到牌子前面,用手擦了擦,使“前方水毁路段,注意行车安全”和联系救援电话完全显露出来,这才上车离开。

同往常一样,今天也不差,摆完两边警示牌子,检查了几处重点路段,他和邹文平准时在三江寨会面,双方相视一笑,打了个喇叭就各自掉头回去了。今天路况还好,几处危险地段都爬上去看了,并没有开裂、悬石等问题。但看今天这趋势,恐怕要出点乱子,只是现在雨还没有下,具体哪儿出问题也无法预判,也只有先回去了。

回到家,已经是晚上十一点过。蔡聚国轻轻地关上门,悄悄地推开母亲的房门看了一眼,母亲躺在床上没有睡着,没有牙齿的嘴巴依然不停地咀嚼着,母子俩并没有语言交流;妻子的房里,传出均匀的呼吸声——她已经睡熟了。蔡聚国退回客厅,脱下外套躺在沙发上,再把外套盖在身上将就睡下了。通常,他加班回来都不会和妻子一起睡,妻子瞌睡浅,一旦被吵醒就很难睡着,更主要是这个时节,他基本都要外出抢险,在客厅睡,有什么情况他爬起来也快。没几分钟,客厅里就响起“吹牛角”的声音。

轰隆隆……嚓嚓嚓……

雷声剧烈,闪电频繁,一阵接一阵,暴雨如普天倾盆,半空打翻了豆袋子,突然就降临了,哗哗哗震耳欲聋。没有关上的窗扉哐哐哐不停摔打,雨从窗外斜刺进来,家里瞬间就湿了一片,蔡聚国赶紧起来关上窗。现在大雨,他不敢睡了,特意掏出手机看看,凌晨3点45分,没有未接来电。没有开灯,他走出门,在走廊上看了一圈,窗外的槐树枝疯狂地摇晃,雨确实太大了,没有接到救援任务前,这大半夜的,他不会出去巡逻的。蔡聚国进屋关上门,睡意全无,用手机照着光取了茶叶放在缸子里,从墙角的饮水机里接了热水,走回到沙发边,试探着浅浅地喝了一口茶,茶的清香弥漫在口腔——今年这茶,味道正。百无聊赖,脑子里又想到了改革的事情,毕竟这是人生中的一个重大选择。

改革是势在必行的了,现在摆在他面前的有两条路。一是就地解聘,按照劳动法,以本地区平均工资标准予以补偿,算下来,总共可以得到6万多块钱;第二条路就是他可以去新成立的养护公司上班,前两天,养护公司人事部的负责人已经来找过他了,对他的专业素养和敬业精神很是佩服,诚挚邀请他加入公司团队,并且承诺待遇不比之前低。

已经有 0 条评论
最新评论

版权所有:贵州作家网 2013-2020国家工业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黔ICP备18010760-1号

站长QQ519680416 电话15985051823 维权顾问:李向玉律师(贵州洲联合律师事务所副主任,电话:13628552882

公众号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QQ1群:598539260(已满)      QQ2群:1042303485

您是本网站第 105871197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