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贵州作家网:www.gzzjw.cn
分站: 贵阳   
贵州作家网: >> 原创作品 >> 短篇 >> 正文

妩媚娘
信息来源:本站发布    作者:何微风    阅读次数:2409    发布时间:2014-04-01

1

 

很多人开始沉浸于写公司小说婚爱小说都市小说校园小说,很多人迷恋穿越架空JB的网络文学,不是说不好,我很羡慕,我真的真的很羡慕。哥是写无聊小说的,所以随便写写吧,如果生活中没有故事,这个世界完全死了,我活着,有什么逑意义。

很多人迷恋爱情的时候我在放羊,很多人迷恋小三的时候我还在放羊,很多人迷恋五角爱爱上影星外国女人非洲少女的时候我还在放羊。我从小在天山放羊,每天看着羊屁股往下拉屎,有时候硬挣,我就想:我该上天山去,看看天山旅游景点,看看人们每天往上面跑,车往上面跑,他们做什么呢?

这天我放下羊鞭独自步入天山。

当然上面我说的全是幻想,我幻想在天山放了很多很多年的羊,遇到飞红巾收我做徒弟我我死命不从,凭什么呢?难道凭你是武侠小说中的女侠名满天下就随便收人做徒弟,徒弟没有尊严吗?徒弟对天空不恭敬吗?他每天在幻想中来到天山,住一间茅屋,睡一张破床,玩自己的裤裆。难道这样的人配得上做飞红巾的徒弟吗?

我的回答是不配不配的。难道幻想中也不配不配吗?我的回答是当然,这个世界不需要时时沉入幻想的武林徒弟。不会武功不是黄蓉没有刀没有枪没有炮凭什么去天山拜师。所以每天晚上想到这里我就哭醒了。一把鼻涕一把泪,我已经三十四,我名叫阿十七,没有姓(或者是姓什么忘记了),大家叫我阿十七我就回头望,如果不叫,小心拐杖,拐卖了你家妇儿童。在幻想中我本是江湖侠客,武功很低,头脑灵活,象猴子,天天在天山上荡来荡去。

我生活的城市允许我这样幻想。

我生活的国爱允许我幻想得更厉害。

所以某天晚上,我幻想到了女人世界,我看每个女人都不顺眼,见一个打一个,见两个打一双,我抽她们耳光,后来我仔细分析是不是心理有疾病了,对女人有怨恨了,默默的爱情是不是全都是扯蛋。我想着自己为什么对世间美丽女人动手,简直无耻无耻了。

幻想到这里时我总会起床上厕所,扭亮灯,钻进厕所乱七八糟唱唱歌,边唱边拉屎。

对生活着的这座城市我一直充满期望,直到某一天,期望变得让我荒唐,我觉得城里很多时候是荒唐的。某天听到街上死了一个女人,屁股上一把刀,刀上流着鲜红之血。那天我没看到死掉女人,我听说了死后形象。于是那天晚上我幻想到女人鲜血,乳房上流着血,牙齿里流着血,肛门里流血,那天晚上我失眠了,拉开窗帘,独自望星空。星星不是昨天那一颗,世事说变就变,只是这变,每天一点点感觉不到,纯粹不知在变。

但十年过后,所有变化象电影一样,清晰呈现。

十年前我遇到一个妩媚娘,当然我称她妩媚娘,是因为那些时候在放电视剧武则天。武则天是个了不起的女人,统治大唐盛世,唯一女皇,我崇拜过她,所以对长得象她的女人情有独钟。妩媚娘是在某天出现在我生活中的,那时我刚参加工作,是个文秘,玩电脑打打汉字,每天帮领导喝酒有时候喝成了神仙,喝成神仙的时候我就会乱搞。特别是对我钟情的女人。

现在想想这本是件无聊的事,对钟情女人更应该尊重,试问天下男人,谁一生中真正钟情于几个女子,我钟情过大约三十一个,不算多,有人说我是个烂人,我就在梦里笑笑。幻想钟情到一百八十名我就离开世界,永远化作烟云,飘散飘散了。有天晚上我又幻想到妩媚娘,她已变成纯粹少妇。谁把她最终弄成少妇我不知道,但现在她确实是少妇。自从别后离去蛛网坠尘,我有十多年或者更多年没见到过她。

她消失了。

所以幻想起来真的很费力,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幻想到她在天山做女侠,名字就叫妩媚娘,是飞红巾徒弟,披着红巾出现在马上,她的武功平平,姿色尚好,胸脯高耸。至于胸脯耸到什么位置最好,我没幻想下去,那天晚上我接到了短信,短信一声铃响。

我打断幻想,起床喝水,抽烟,放屁,上厕所,吐口水,围着客厅走一圈。最后喝了半斤白酒昏昏睡去。当然睡得很死,没有做梦,幻想停止。所有天下武林人间飞花雪月外国小妞黑人咪咪都跟我完全没有关系。我睡在床上象个冰冷的植物人。浑身僵硬。

天亮时发现我死了。原来我醉死在自己的大床上,睁开眼睛看到阎罗走到城市中央,他呀呔一声大叫:阿十七,你个狗XX,带你去嫖娼。

我哭了,我为什么哭有原因。第一我是个刚死之人,我死得不高尚,醉死了同事朋友们笑惨了,关键是在江湖中没有好名声,我在天山的那些行踪也从此停止幻想。我是依靠幻想活下来的。如果在地狱里没有幻想怎么活呢?所以不想在现实的地狱中去嫖娼。我觉得那样不地道。但阎罗说:可爱的阿十七,我是你的领导,我去你不去留话柄让天下人笑话,你若不去,必然滚蛋,你看到第十八层地狱吗?那里,什么茶花女李小龙梅艳芳张国荣李太白宋太祖藩金莲全都看到了,他们坐在边上不下去。

我说阎罗呵,这和你带我去嫖娼有什么必然关系,我是学物理的,你若让我觉得这很有理,我跟你去。阎罗伸手拧我的耳朵,他说真笨,笨死了,不用花钱你就可以嫖,知道公款吗?公款不用,等于无聊。

我默默承认他的歪理,默默跟他前去。

不知那是什么鬼地方,一排娼站到前面,排队,我心想谁排得整齐我就挑谁,要不随便指一个,只要有腿有胳膊就行。管他黑皮肤黄皮肤蓝眼睛还是妖后。不过领导先挑,这是规矩,我看着阎罗挑了两个,一个非洲大腰,一个欧洲大胸,然后他问:阿十七,挑好没?挑好走了。

就那样,死了的人感觉到自己死了。醒来却是梦。

我在梦里死了一回,嫖了娼,阎罗领导带我去的。醒来后我默默思考,如果纪委问我,我就说阎罗带我去的,反正他用了两个,我挑了一个缅甸的,说话听不懂,胸部小得象核桃,大腿乌黑而起了很多小疙瘩。就是这么个情况。

想好了伸手摸自己的腿冰凉冰凉的我梦遗了。

这样的梦遗让我很绝望,我对这座城市产生了抗拒般的心理疾病。凭白无故死了一回,虽然是做梦,但梦到了阎罗和我在街道上瞎转,转得没有理想没有英雄主义感没有正义感。

我觉得梦里的我是个坏蛋,起码我不是良人。但我接下来的很多时候幻想着的还是妩媚娘,虽然已十多年不见。

 

2

 

那一段时间我不敢再做梦,很晚才睡,把自己搞得很累。最好的方式就是看莫名其妙的连续剧,搞笑电视什么天空中飞来飞去的英雄腿,钢炮铁炮开战双方轻功飞越到监狱那些幽默的电视剧。就这样过了一月。

一个月我渐渐忘记了幻想妩媚娘。

但某天打开空间像册看到妩媚娘时我惊讶得大叫。天下说巧就巧有时候在网上遇到伊丽莎白也未可知。关键这是个网络时代,很多幻想来不及展开。所以看到妩媚娘的像册时我把她每张照片都放大。

认识她是十多年前。十多年后她在电脑中出现。夸张吧?或者离奇吧?虚构吧?纯粹的无聊编故事吧?我这样写下日记,这是个虚构的故事吗。难道这真的真的是不可能的吗?我的回答:完全可能,一个消失十多年的女人重新出现在网上,这太正常不过了,特别是地球越来越小的今天,人们活着不小心就会遇到鬼。过去是《聊斋志异》中出现无数的女鬼,现在网络上如果你愿意,每天都能撞鬼。

这里我先打两个小小的比方。

某天很晚了我在网络遇到一女鬼,她问:哥,要看吗?

我说看什么?她发来一个色笑的表情。

过了三分钟我没说话她打过来一排字:哥,妹的胸很大哦,下面毛毛很多哦。

我镇定喝茶,抽烟,将她QQ删掉。删掉前打了一排字:你是聂小倩吧?小倩,我真想你,你的胸象以前那样大吗?毛毛多到什么程度?不好意思,哥到医院检查了,医生说我瞎了。

又比如另一个晚上,我独自醉了。看天上月光美好,想邀月共饮,怀念几个心中烂人,那时我暗自幻想,嫦娥如果下来陪我共饮,我一定奉上拉斐酒庄的葡萄酒,陪她跳一曲。唱几首月亮代表我的心或者我最爱的人却伤我最深。反正她如果顺着月光飘下来我就和她玩卡拉ok。这个世界上每天晚上很多人不寐。出门不小心被炸雷打死的人那是偶然的。反正我醉了,我没死,没遇到阎罗没去街上嫖娼。我只想找个长得象嫦娥的人随便聊聊。

于是我向几个美好头像的女人“酒骚扰”,发出去每一句话都这样:嗨,嫦娥,陪朕喝一杯。

过了约十分钟某个女人回信过来,一朵盛开的红玫瑰,接着一杯盛满的红酒。

接着她问:哥是哪里人?

我打字:盘县红果,坐不改名,阿十七是也。

她再打字过来:哥,红果大酒店等你,来吗?

我打字:来吧,不来,来吧,不来,哥醉了,想想到底是来呢还是不来。你是嫦娥吗?

她再打字过来:五百元包夜,如果来就打电话,接着发过来一串阿拉伯数字。然后下线。

我睡下后感觉到第二次绝望,绝望地醉着,胸中有无限空气堵住。

这个世界原来还真的是圆的,如果你想滚随便滚滚到哪里且不管。但我滚不动了,我默默睡下,幻想着妩媚娘。她的照片上看到很多生活的影子。

当然那天晚上我没死。我睁开双眼又缓缓闭上。妩媚娘的影子渐渐模糊,象一团乌黑的黑云,她的长发不再飘飘,于是我绝望的睡了,最后在梦里和这座城市完成了一次无聊的性交。

 

3

 

再遇妩媚娘时我去她居住的城市出差,她请我吃饭,她男人,她孩子,她同学一大帮人。

我无法把她和十多年前联系起来。幻想中的妩媚娘象矿泉水一样,清清的,但坐在对面的妩媚娘脸上抹了很厚的胭脂灰,很厚的嘴唇红,浓浓的香水味钻进鼻孔我差点感冒了。我就在心中暗想:原来所有的妩媚娘在年过三十后都经不住尘世变幻。

她的腰渐渐丰富了,看得出屁股上挂着的钱包鼓鼓的。

和她把酒言欢,记起了前尘往事。前尘也不是什么尘,不过就是十多年前我们曾在最孤独的时候相拥过。相拥的那天晚上打着很大的炸雷,象堆到新西兰的炸药炸到了新加坡越南黑海孟加拉湾卵卵湾。

那天印象特别深,以至于后来的十多年里我不停幻想。

幻想妩媚娘出现在天山和我一起放羊,放羊回家她练习绝世暗器我练习蛤蟆功,每天晚上我在庭院里和她坐下运气,打通大小周天气流涌动飞红巾坐在后面冲着我二人指指点点。如果杨云聪凌未风来到天山,飞红巾出去泡茶共商武林大计,那种时候我就会突然使坏,跑到妩媚娘对面伸手摸她的小脸,高喊一声:师妹呵!我是不是真的爱上你了。

幻想中她总是伸脚踢我,甚至踢到我的卵。

我为那些幻想的场面在心中默默认罪。罪过罪过了,原谅我十多年后如此幻想,幻想不犯法,它只存在于大脑,我无辜的幻想罪恶的幻想,幻想中脱光了她的衣裳,摸到她的奶头,颤抖着哭泣。

我默默幻想了十多年前的妩媚娘那天正坐在对面,给她的孩子碗里夹着一团王八肉。我咳嗽着跟她碰杯。

我幻想的灵感来源于十多年前的那次拥抱,那天晚上妩媚娘失恋了,她说哥你爱我吗?

我醉了但还是坚持说:哥爱你,哥难道不可以爱你吗?失恋算个鸟,重新找一个,慢慢会好的。

她坐在垃圾桶边呕吐,一边呕吐我一边捶她的背。

她说哥你抱我,我冷。然后我抱了她,我解她的衣衫,我趁人之危,我变成了恶毒坏蛋,我完蛋了,我不该如此对她,我不能随便跟矿泉水乱搞。但我确实乱搞了,瞎搞了,我活得很悲哀,因为她把我当哥。第二天醒来她没有埋怨,她走了,她说:哥,昨天晚上醉了,对不起。

对不起的是阿十七这个伪君子嘛,对不起的是阿十七这个武林小混蛋嘛,对不起的绝对是阿十七这个幻想狂嘛。我这样责备自己,浑身酸疼,睡到中午,独自下楼,然后再也没遇到妩媚娘。

妩媚娘消失后去了哪里我从未问过。

但我一直在幻想。幻想她出现在南北武林上华山出天山,幻想她和我一起修练天下无敌剑,反正她出现都是在暗黑的夜晚,从未幻想清楚过她的脸。

她和孩子和她的男人走了,我步出饭店。

挥手告别西天的云彩,妩媚娘,十年不见,你占用了可爱的阿十七多少美丽的华年,那些华年的夜晚独自幻想,她的身体变得越来越模糊,她的体温消失得越来越混沌。她的呻吟已经渐渐远逝。

后来的很多年里我失去了幻想。不再幻想上天山练武功拜飞红巾为师。我沉默了,沉默是金。但我依然对这座城市有着或有或无的绝望,偶尔也会有兴奋,兴奋的时候幻想中来一个飞毛腿,踢到谁且不管。反正就那样踢出去,那样想的时候我又变成武林中人,武林中一个败家子。败光了自己的幻想这个世界变得空荡起来,空荡荡的大街上妩媚娘沿着街道走着,那座城市里下起了绵绵细雨。

于是我看看日历:今天是2014年4月1日,外面在下着雨,我再一次想到妩媚娘,她厚厚的红唇在天空中忽闪忽现,宛如魁影。

 

【编辑:黄先兵】

已经有 0 条评论
最新评论


贵州作家网微信公众号(gzzjwwx)扫描或长按便可轻松关注

版权所有:贵州作家网 国家工业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黔ICP备15007914号

站长QQ2459969244 电话18798721686 维权顾问:李向玉律师(贵州洲联合律师事务所副主任,电话:13628552882

网站投稿邮箱:guizhouzjw@126.com 杂志投稿邮箱:guizhouzjw@163.com QQ1群:325801254 QQ2群:84587631

您是本网站第 18147799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