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贵州作家网:www.gzzjw.cn
分站: 贵阳   
贵州作家网: >> 原创作品 >> 散文 >> 正文

追忆三伯的妆银匠异样人生
信息来源:    作者:本站发布 作者:王万兵    阅读次数:5938    发布时间:2013-08-21

三伯去世了,他在清明节第二天晚上八点半去世的。

三伯今年78岁,他的去世让我的心情特别沉重,这也许是他的离世,让我感觉到死亡的恐惧和失去亲人的悲痛!

三伯这一走,他既平凡而又伟大,他虽没有伟人那样有很多丰功伟绩,但他从事的行业,确让我十分钦佩,是他从事的行业,让我感觉他的伟大,是他和他们这些妆银匠从业者,推动了赤水河风土人情的人文文化发展。

三伯是爷爷用箩筐从四川福堡挑到贵州赤水的,箩筐的另一头挑着二伯,爷爷的第二个老婆就背着石磨,他们两个大人就把家从四川搬到贵州赤水,那时大致是1931年,他们家的定义就是那么简单。在那时,贵州那条习水河,也属于四川管辖,当时爷爷搬迁家的地方属于习水县管属地,县城就是如今的赤水市官渡镇。

至于爷爷和奶奶为何要把家搬迁,我也没有问过爷爷。当我还不懂事,没有多少记忆时,爷爷就离我而去,爷爷死的很年轻,那年他才68岁,爷爷是被摔死的,他从草房上盖草掉下来,当时他被摔成中风,没过多久,爷爷就离我们远去。据爸妈说爷爷死时特别痛苦,口里只有出气,没有呼吸。那时我们小孩感觉到死的恐惧,因为我爷爷死后,我爸妈哭得很悲伤,在我记忆里,生存的压力再大,我爸妈都没有哭过,哪怕后来爸妈的孩子,我的七弟饿死了,他们也没有哭过。

爷爷走了,他去了天堂。我爸爸经常梦见他,我爸爸在吃早饭时,经常在饭桌上谈起他的梦,梦见梦里爷爷的嘱托,有时妈妈给他解梦,有时妈妈还要挨爸爸的骂。当然,爸爸更多时候是找三伯和二伯他们谈梦里的爷爷梦到的事。这时,爸爸,二伯和三伯,他们特别思念逝去的爷爷,而那些生活生存压力,都寄托在死去的爷爷身上,希望爷爷在天堂上保佑我们家族兴旺!

爸爸,二伯和三伯,都是继承爷爷的妆银匠手艺,而那门手艺是爷爷祖祖辈辈人传承下来的,他就是靠那门手艺求生存!

爷爷那辈的家族兴旺过,爷爷的兄长原来是重庆袍哥小头目,后来他带领他人马投靠了刘湘军阀部队。再后来据说做了旅长,参加过四渡赤水战役,那一次战斗,把伯公的弟弟在战场上打散了,后来隐姓埋名,隐去了团长身份在习水境内娶妻生子。当然那个旅长伯公退守台湾后从政,他也不敢回大陆寻我爷爷这些亲人,他后来经商,跑到海外成了大商人。不过,据说都是恨爷爷才一直没有让他们的子孙回过四川老家,以及贵州赤水那些家族成员那里!

据说伯公走时很生气,他撕走了族谱上关于他的生辰八字,故我们不知道伯公的往事,不过爸爸他们听爷爷说过,伯公生气是关于他的女人和鸦片烟之事,他为了这些,曾伤害过家族的发展,也许是这个不可告人的原因,我爷爷才放弃一切,从现在的四川福堡搬到如今的贵州赤水,躲避袍哥与军阀双重身份的骚扰。

二伯和三伯都背负爷爷手艺传承的重责,他们那个年代,手艺是经济收入的主要来源,当时他们妆银匠手艺和名声做得很响,据说乐山大佛是他们祖师爷的杰作,他们妆银匠手艺里也包含神像的塑造,而二伯就主攻纸扎之类的活,比如用竹和纸扎一个能走动的马,让它驮着死人用的钱,人们牵着走向坟场!三伯主攻画工,要把人物和鸟虫的形象画进死人的房子和家具里。而我爸爸就得主攻那些神像之类的生辰八字,那才是妆银匠手艺的精粹,也许是爷爷故意设下的局,让我爸他们三人只有联手,他们的手艺才有更大发展,否则谁也不敢单独接妆银匠手艺的活!

据说三伯的画工十分传奇,他画的花朵,那些蜜蜂和蝴蝶都飞过来,它们以为是花朵呢,不过,它们被三伯的画骗了。二伯的扎纸活更神奇,据说他为一个单身汉扎过一个纸人骗他舅的钱娶妻。那个单身汉太懒,骗他舅的钱来用。他叫二伯扎一个漂亮的纸人,放在床上用棉被盖上。装病,那个单身汉就叫他舅来看想骗钱用,可那个单身汉叫来他舅,可那个纸扎的女人活过来了,还跟煮饭呢!我二伯就知道闯祸了,就叫爷爷给他收拾烂摊子。原来那个纸扎的女人有些怨气,就找上这个单身汉,因为这个纸扎的女人,死之前是为情自杀的,后来我爷爷赔了钱,为这个纸扎的女人做了道场,才处理好二伯惹的祸。不过,后来二伯扎的纸人之类的东西,也不会活过来吓人,这也许是爷爷下了扎纸人之类的咒!

二伯不在世了,他死了近20年,他那传奇的纸扎活,也不流传在世间,不过,二伯所扎的烟火架的神奇,民间很多人都留恋!可那些民间手艺活,都已经失传!这些跟二伯手艺在民间传说有关,二伯扎的龙灯也很传奇,经过我爸开光之后,那龙灯就有了神灵,一般扎好的龙灯,不能点上龙的眼睛,一点上就有麻烦。只有开过光之后我爸用朱砂点上眼睛,那条龙灯才算活过来,如果玩龙灯的人心术不正,那条龙也会闹事的,也会伤人的。上世纪80年代初,我们村里扎了一条龙灯,我爸在给龙灯开光之后,他看见鸡血点在酒杯里,就知道要出事。就命令其他人马上烧掉。可其他人不愿意烧掉,因为正月初九到正月十五,他们还要用他赚钱,可这群人发对声音最高的是二伯,因为他还没有得到工钱,并且二伯好不容易才有扬名的机会。正月也好不容易才有龙灯玩的高兴,我爸也没有办法,何况龙灯帖子已经打出了(就是发出了的意思)正月初九的晚上,在玩龙灯时,就打死了人。不过龙灯必须继续玩下去,否则更会出大事,那是爷爷死了多年,压住龙头的事,就必须由我爸去完成,我爸去敲鼓,鼓是统子匠,相当于那群人的最高统领!由他去坐统!可很多事依然发生,那烈龙依旧让那玩龙灯的人伤的伤,残的残。

正月十五晚上,我爸请来海水,在赤水河边把那条龙灯烧掉。不过,那个戏龙的宝叉不能烧掉,须交与龙灯会首一届一届传下去!可那是条烈龙,我爸也不敢再去管,我二伯也不敢再去扎那条烈龙,所以一直就放在龙灯会首那里,不过,那家人疯了几个人,后来道士说是那条龙害的!后来那个会首做了七天道场,把那个宝叉交给庙里。让它享受人间香火。后来它才没有闹事!

二伯用纸扎的小鸟会飞上天,所以二伯扎的风筝很好卖,再加上三伯画的鸟翅膀逼真,那些风筝经三伯用笔画上去,那些风筝更好卖!可二伯很少为我们小孩子扎风筝,那些民间文化,走到我们父辈那里就失传了。

幺叔来不及学爷爷的手艺,爷爷就走了,走向天堂!幺叔不喜欢妆银匠手艺,他学了石匠手艺,可受爷爷的影响,他打的石凳,那些花草虫鸟鱼十分逼真。如今也可以追认为民间艺术品。

我父辈的四兄弟为那些联手手艺,也曾有过分歧!毕竟是联手的生意,用如今的话来说,这个团队有些问题,爷爷在世时,有爷爷做主,他是最高上司,他的儿子们必须听他的,可是爷爷走了,让他们三人各自都学到绝活,他们必须联手,可是幺叔没有学那些妆银匠活,也许是美中不足,因为交幺叔手艺的是我爸,那是爷爷临终时托给我爸的任务,可我爸认为,他又不是老大,为什么要他传授手艺给幺叔呢!有了徒弟手艺,就会饿死师傅。

这些矛盾就要从爷爷经历1959年那场灾难说起,爷爷从那场灾难里看我们父辈的为人,我爸最为孝敬,我爸差不多用生命诠释父子关系和他为徒为子的责任,那段特别年代,我爸学到过硬的核心手艺。

也许我爸是一个有心之人,以前爷爷经常对我父辈那些人讲一个故事,那个阴阳先生,没有徒弟也没有儿女,可有个人十分想学门手艺傍身,那个阴阳先生就想去哪儿,他背他去哪儿,最后终于感动了那个阴阳先生,就教他手艺,那次他为看师傅想吃野果,他去摘野果时被毒蛇咬了,差点死了,那个阴阳先生就让那个人的父母死后埋在那个地方,因为那个地方的风水与他有缘,后来那个家族就越来越来越发达。也许我爸是听者有心,而说者无意。二伯和三伯他们都没有听出讲故事之人——我爷爷的用意!后来我们一家都发达,但我们六兄妹没有一个是从事父亲妆银匠手艺!这也许是古语里的孝可以发家!

二伯和三伯都走了,留下给我无限思念!他们在世时也十分疼我,那时我是我父辈的儿女群里最早的高中生,他们也为我没钱把大学读完而难过,二伯走的那年,我高中还没有毕业!

清明节早上,听到在东莞就业的侄女说三伯公去世的消息,我心里十分难受,那天是清明节啊,是我思念死去亲人的时候,当我知道三伯要离我而去时,我的伤痛是没有人能理解的!

伤痛归伤痛,人依旧是要活下去,我在QQ心情留言,让那些认识或不认识的好友为他祈祷,打往家乡的电话,那头依旧没人接电话。后来幺娘告诉我,他们全部去看望三伯,我在电话里谈及三伯病情,已经没有救了,大致就是两三天就要离去!可是,他当天晚上八点半三伯离世,与我长辞!

第二天早上,我爸发了一条短消息,三伯去世,我爸伤痛得没有力气打电话给我,他也知道我除了伤痛之外,还有很多工人活着有更大意义。

三伯活着的时候,也痛失几个亲人离世,那是白发人送黑发人啊!他的侄子——我的堂弟死于肺癌,死时才32岁,他的孙子死时才20岁,死于赤水河河里洗澡。我姑妈和姑爷的死,给他感受到死的恐惧,我二伯他二弟比他早离世,这些我都体会到我三伯活着的痛苦,可他的死也让我们悲痛。

三伯走了,他埋在我家对面的森林里,这也许是天意!那片森林,有过我们孩童拾野蘑菇的快乐,他也许在那儿可以安息,听到我们孩童寻找到野蘑菇欢乐笑声!

清明节的第二天,我们的天空依然下雨,我对儿子说那是上天为三伯离去落泪,我不管儿子是否读懂我的心情,我依然要说出自己的感受!

三伯,去天堂的路,你一路走好!我向你叩拜!

 

【编辑:黄先兵】

已经有 0 条评论
最新评论


贵州作家网微信公众号(gzzjwwx)扫描或长按便可轻松关注

版权所有:贵州作家网 国家工业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黔ICP备15007914号

站长QQ2459969244 电话18798721686 维权顾问:李向玉律师(贵州洲联合律师事务所副主任,电话:13628552882

网站投稿邮箱:guizhouzjw@126.com 杂志投稿邮箱:guizhouzjw@163.com QQ1群:325801254 QQ2群:84587631

您是本网站第 18925165 位访客